首页 深圳技师学院设计系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设计与工业 设计大讲堂 2017招生
 
工业设计 室内设计 广告设计 摄影设计 动画设计 游戏设计 WSI
   
 
 
挑大梁的年轻摄影技师

深圳技师学院设计系许道恒,深圳技师学院广告摄影设计专业2003届毕业生,高级摄影师。2004年,他在首届深圳市摄影师职业技能大赛中,作为在校学生参加了该项比赛,与200多名职业选手进行激烈角逐,最终取得了第五名的好成绩,2005年他又一举考取了国家摄影技师职业资格证书,成为深圳地区最年轻的摄影技师。 2004年7月,许道恒入职大卫(深圳)数码图片有限公司,在短短的两年工作中,凭着自己掌握的过硬专业技术,多次担任公司摄影项目负责人的角色,成功地完成了包括世界华人摄影协会在香港举办的“世界华人摄影大赛”等重要的业务项目,同时也参与合作完成了许多专业的商业摄影任务,其中有:澳洲的“可颂坊食品有限公司”、“百事活酒庄”、“左岸服装有限公司”,深圳的“好日子实业有限公司”,“华润万家百货”、“深圳市一致药业”等,目前,他与朋友创办了“深圳RM摄影堂工作室”。
没有一个人天生就懂得摄影,也没有一个人毕业后马上就会成功,都是要经历各种挫折与坎坷的。
任何事情只要想做成功,就要去努力争取,我们要学会把一切不可能用自己的毅力变为可能。
一个人如果没有难忘的经历,那么他的人生就是一种缺陷,在挫折面前我们要善于拼搏,不要轻易说放弃,也许再迈出一小步你的目的就达到了,离成功就更近了。
只要对自己有信心,努力去做,成功就在我们脚下。
——记者手记
2007年4月9日,我们有幸采访到了首届摄影专业毕业生许道恒。许道恒现在开了一间名为“RM摄影堂”工作室。采访是在他的工作室进行的。工作室很宽敞,红与黑的色彩搭配向人们展示了他们独特的风格,就连洗手间都设计得很有个性,其实这也是他们用于拍摄创作的一个场地。在他看来,摄影不仅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项独特的美的传播,与一般摄影工作室不同的是,他要把最另类的美通过影像传送给顾客。
记者:先简单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许:我是高技校第一届摄影班的,01年进入这所学校学习。我选择了摄影是因为我喜欢摄影。我们那时不象你们现在那么多课程,虽然我们课程少而且也只有两年,但我觉得,我们那一届学生可能是最好的,只因为我们爱摄影,我们学习的态度是非常认真、投入的。
记者:你的工作经历是什么?
许:我的第一份工是做杂志的,大约做了三四期,那些杂志里比较漂亮的图片都是我拍的。后来我去了大卫数码公司,在那里大概做了两年多吧,做到去年11月份。但打工毕竟是打工,自己肯定总是希望将来能有一番作为,所以就自己去开工作室。
关于工作室
记者:你们工作室的特点是什么?
许:就是特别,另类吧。我们在拍摄方面什么风格都会去尝试,一般的婚纱摄影都是比较唯美的,而我反而不喜欢那种,我追寻的是另类,我们会把一些个性化的东西加入进去,这也是一种想法吧。
记者:这个工作室是刚组建不久,你们最初的想法是什么?
许:其实毕业的时候,就开始有组建工作室的想法,但也只是个想法而已。后来我们这些朋友聚在一起聊天时发现都有这种愿望,所以就一起开了这间工作室。我们团队中的人有些也不是艺术设计专业的,有的是搞电子的,有的是搞金融的,我以前的公司还有人是搞音乐的,将来你们一定会明白,经营一个企业,需要各种各样的学科背景的人才组合。
记者:那整个装修,买器材的资金是如何来的?
许:联合集资的,因为大家一起做嘛。
记者:你们在交货时间上是怎样和客户沟通的?
许:我们现在没有严格的上班时间限制,规定是早9点到晚6点,但几乎我们都会工作到很晚,答应客人的交货日期,在时间上也会准时到达,绝不会拖延,做商业这一点很重要,否则在行业内会有不好的影响。
记者:有没有信心将来做到这个领域的领跑者?
许:目前还不敢这么说吧,我们也是刚开始不久。不过,我们会一边做一边看市场的,目前的开局还不错,相信我们会做到最好。
记者:在工作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与客人之间发生矛盾?
许:这些倒没有,顶多是在后期时有一些调色会比较麻烦。也许我们觉得非常合适的色彩但是客人并不喜欢,那时就应该按照客人的想法去做。不过这些都很正常的,毕竟我们也是在为客户服务的嘛。做后期虽然辛苦,但也是一种享受,乐在其中嘛,我们会让顾客满意,尽量做到完美。
记者:你现在事业爱情都算稳定了,对目前的生活状况满足吗?
许:其实,没有什么满不满足的,现在只是刚刚起步而已,我还要往大做啊,希望以后可以在全国都开连锁机构,这也是我最终目的了。
记者:那你现在目前的想法是什么?
许:先搞这里吧,还要继续稳定,稳定之后就多开一些工作室,也许还会做一些以摄影为主的其他项目吧。
关于摄影
记者:你是怎样看待摄影的?
许:它是我的爱好,我再把这种爱好发展成我生活中的艺术,现在的摄影和商业化的东西紧密相连,所以想做好摄影,不仅技术上要过关,也要拍出自己的特色,现在商业摄影行业内竞争这么激烈,如果没有特色是很难站稳的。
记者:你认为摄影最重要的是什么?
许:是发掘,要有自己的想法。不管什么样的场景我们都要懂得去发掘,把它的美发掘出来。就像现在拍婚纱都会去找公园,一个到处可见的场地,那有没有想一下,就在我们周围每天都走过的地方如果停下来拍会是怎样的?这就是不一样的感觉,这就是不同。所以我们在拍摄前要去想,我该怎么做才会把我想要的表达出来。
记者:现在走的是怎样的一个拍摄路线?
许:我们工作室走的是个性化的路线啊,拍一些个性婚纱,我们要的就是与别人不同,这样才会吸引别人的眼球。现在很多影楼和工作室都只是选择一个场地不停的拍,根本没有什么特色,还有一些香港的摄影公司,也是在郊外一个场景都可以拍很久,那些照片看起来都没什么感觉,这些婚纱照,我们称之为“罐头相片”。
记者:在拍摄布光过程中,是根据顾客所提的要求去布光还是凭摄影师的感觉去布光?
许:两者都有了吧。我们会尊重顾客意见的。象如果拍摄婚纱的话,就没有太高深的东西,只要两盏灯就够了,一个主光,一个辅光就可以了。
记者:如果顾客的身材是较肥脸较圆的,怎样拍才漂亮?
许:我们一般会从化妆方面考虑的,用头发遮挡是最好的方法,把脸颊和脸面挡住就会显得脸型长一些了。有时会拍侧脸,但不一定每一个人的侧面都好看。
记者:你认为技术和理论哪一个更重要?
许:差不多吧,我上学的时候理论都保持在85分以上,我不会象其他人只是应付考试,我是要真真正正学到东西,让那些知识都成为自己的,我要对自己负责任。
记者:对学校这个摄影专业的教育有何看法?
许:不管是哪个老师教课,重要的还是靠个人的努力,我们那时每个人上课都非常认真,从来不用老师去提醒着学习,也许会有上课不懂的问题,但下课了有没有去琢磨就是自己的事了。我就是很仔细的,我先去实践,实践完再去琢磨,琢磨完再去实践,就这样反反复复的磨练自己,让自己的技术更扎实。
记者:那你是喜欢黑白多一点还是彩色多一点呢?
许:我是喜欢黑白多一点。因为黑白的片子从影调上看我认为比彩色的漂亮多了,我觉得黑白片是可以出触动人心灵的一个东西,很美!我以前甚至想过,毕业后搞一个黑白放大工作室。我现在也会和一些喜欢黑白的发烧友在网上互发一些片子交流一下,因为开工作室不仅是为了赚钱,也是要把一种摄影的美带给大家。
记者:你喜欢拍一些风光照吗?
许:其实我还是喜欢一些人文的片子,我对风景感觉还可以。最疯狂的摄影师会在一个地方呆到一个月甚至半年到一年。如果我到一个有风景又有人物的地方,我会在风景中拍人物,而不会只去拍风景。所以我现在拍婚纱也是会选一些较好的背景,但最重要的还是看你怎么去表达。
记者:最喜欢哪种类型的照片?
许:我喜欢层次比较好的片子,无论我拍彩色还是黑白都会要求层次比较丰富的,这一点也是很重要的。
记者:你是比较喜欢中国的摄影师还是外国的摄影师?
许:我喜欢外国的会比较多一点。因为国外与国内在拍摄的风格上有很大差异。有些东西,外国人就很敢去尝试,而中国出来的片子视觉冲击力强的就很少。想法太不同了,一张片子拿出来就可以看出是中国还是外国的。
记者:也许现在女性很少做摄影,在你看来,女性到底适不适合做摄影这一行业?
许:女性做摄影很好啊!没看到现在网站上很多女摄影师都是很强的啊,而且女性有很多方面胜出男生啊,例如细心、情感细腻、观察事物仔细等。但最重要的还是灵感,要懂得从中去发掘。
记者:你觉得后期制作很重要吗?
许:你问的好,非常重要!一个作品的好与坏第一要看摄影师,然后就要看后期了。即使你拍的再好,没有一个优秀的摄影后期人员来帮他做的话,可能这张片子就会缺乏那种个性、另类的味道了,后期真的很重要。
记者:你对深圳的商业摄影有什么看法?
许:深圳有那么多摄影师,还有那么多业余爱好者,又有那么多影楼,好象摄影的价值都没了,所以我选择开工作室,我选择另类。象现在的影楼里,他们所要的只有唯美,他们不会与顾客去交流,而我追求的是另类,我们会和顾客经常的交流,拍出顾客满意的片子出来,有些顾客甚至会把家里的公仔全部拿过来,因为他们想要的也是与众不同,这就是影楼与工作室的差别。
记者:你觉得深圳这座城市在你印象里是个怎样的形象?如果是你,你会用哪种风格的片子把它表达出来?
许:深圳很年轻很时尚,它的年龄也应该在25岁左右吧?和我一样大啊。如果去拍的话我会拍一些年轻人的东西,一些很前卫的东西,毕竟我也是这个年龄段的,有的摄影师会用一些风景来表达深圳,而我只用年轻人看待深圳的眼光把它表现出来。
关于拍摄灵感
记者:能拍出一些有个性又很另类的片子,你的灵感来源于哪里?
许:多看些书啊网站之类的,我平时也比较喜欢音乐,所以很多的灵感都来源于MTV中,其实摄影和音乐有很大联系的,当你一首自己喜欢的歌的时候,根据它的节奏也好,歌词也好,也许一瞬间你就可以想到一个很美的场景,然后经过计划,就可以拍出一张照片出来了;或者当你看到一个MTV时,你就会发现里面的画面很美或某个镜头很特别,这时你就可以把你所想的所要的再加入一些自己的观点和想法表达出来。我有时间都会看MTV,因为有些顾客都会很喜欢音乐,那我就会问他喜欢什么歌,然后我会根据顾客所想的东西把它拍成一个系列,就类似于MTV中的画面。
记者:你平时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
许:轻音乐。我平时不会太刺激的音乐。我在拍摄当中会先问一下客人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因为音乐可以陶冶一个人的情操,所以,也许客人一到音乐整体就会很放松,摆出的姿势和流露出的表情也会是最美的。如果我要拍的野性一点我就会放一些摇滚啊,HIP—HOP之类的,找一些感觉。
记者:如果想拍较野性的照片,应该怎样去表达这种风格?
许:如果想要拍野性,就要另类一些,比如现在可以选一座废墟作为拍摄场地,再看给模特一个怎样的妆面,最重要的是模特的肢体语言,一个模特摆出怎样的POSE就会给人一种怎样的感觉。
记者:你在选模特方面有什么要求吗?
许:首先五官要突出啊,身高对我来说都没什么所谓,也许她很矮但很漂亮,那我就可以把她拍的很高啊。
关于在学校的学习
记者:你觉得在学校里学习时最重要的是什么?
许:就是多和老师沟通,多向老师学习专业上的知识,那个时候就想以后会做和摄影有关的工作,我在学摄影之前是在广州学装潢设计的。
记者:为什么选择学摄影呢?
许:喜欢,就是喜欢。我们第一届摄影班原来基本都是学摄影的人,有近一半的同学是在文锦中学学习摄影的,另一半是从外界了解到我们学校有摄影,针对这一行业而来的。
记者:你如何看待这些***上的问题呢?
许: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因为我心态摆的很正,我学技术不是为了拿什么***,名牌大学又怎样?出来甚至有好多找不到工作。如果我聘请人,要的是你的技术,要的是你有没有想法,难道我还管你是本科、硕士或者博士?所以不要把***看的太重了,我有很多朋友也是从技校走出来的,做的好的薪水都有七八千了。
记者:上学时和毕业后最令你难忘的事情是什么啊?
许:上学时最难忘的就是采风了,我们是和许多外国摄影师一起去的,而且还去了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坝上,那一次真的很难忘,我从外国摄影师那里学到了很多专业上的知识。你们也要珍惜采风的机会,它可以促进同学之间的友谊,也可以让自己的技术更扎实。毕业后最难忘的就属做杂志的那份工作了,因为那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也在社会上累积了很多的经验。
关于对在校生的希望
记者:在我们采访快结束时,你最想对在校的师弟师妹们说些什么?
许:其实想说的很多,毕竟我是从那个阶段走过来了。最重要的是要对摄影感兴趣吧,要把它当成你的爱好去学,不要只是为了应付家长应付老师,那样自己的生活就没有价值了。也不要有过多的埋怨。要永远记住,你是来学一门实实在在的技术不是花钱进来玩的。不要想着我进学校教好我是学校的责任,那就错了。如果真的想把摄影学好,不仅要掌握好学校教给你的东西,更多的还是要靠自己的实践,因为自己的水平只有自己清楚,也只有自己才能让自己变的更出色。要做到无论是一个怎样的老师来教这们课程都要把它学的更好更精。最基本的是要勤奋,要在业余时间多多锻炼自己。我上学时,冲洗黑白胶卷,每天都弄到很晚才回家,这样连续了一个月,有时连饭都没时间吃,只因为我喜欢摄影,我要磨练自己。我记得我们的系主任曾说过:“学摄影的人,首先要学会观察,要有一双会‘观察’世界的眼睛,而不是一双只能‘看’东西的眼睛”,这话讲得实在太到位了。做摄影的人,就要做到用观察的眼光去看周边的事物,要学会观察,懂得去观察,这个是摄影最重要的,要学会在拍摄前有自己的想法,想让别人欣赏你的照片,就要拍出你的个性与另类,要尝试着挑战自己大胆的想法。
不管怎样自己不要先放弃自己,努力去学,学到的才是自己的。快毕业的,千万不要把工资薪酬看的太重,出来工作其实是给自己一个锻炼的机会,一定要把心态放宽一些。机会是自己的,要懂得去把握,比如说要开工作室,不可能只是去想就会实现,要付出你的实际行动才能让梦想变为现实。也许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就再也没有了,真的要好好把握。一个东西存在了,才会有价值。

文稿:陈曦 谢靓
编辑整理:陈孝悦

 

文稿:陈曦 谢靓
编辑整理:陈孝悦

 
 
关于我们| 联系热线| 广告刊登| 战略联盟理事会|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站点地图| 帮助HELP
主办单位名称:深圳技师学院应用设计系,备案序号:粤ICP备05083240号
TOT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2-2005 www.tot.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