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用户:
密码:
 



2018 年 11 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上一年下一年   上一月下一月



热门日志
在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讲学
悉尼大学建筑设计学院
《2004届学生毕业设计...
发展设计教育 培育本土...
2000年9月23日的开...
在广州轻工职校作讲座
如何撰写创意简报(设计大...
澳大利亚科技大学设计学院...
为广州美术学院应届毕业生...
知识青年需要再度上山下乡...

最新评论

站点统计
日志:399 篇
评论:425839 篇
留言:282382 篇
引用:43893 个
收藏夹:0 个书签
会员:216107 人
访问:1543898 次

请艺术家教学无罪,请伪艺术家教学有罪!   [ 2008-03-06 | 作者:wilson | 来自:本站原创]

近日,北师大珠海分校国际传媒设计学院教师丁志明被十余保安围殴和该院原院长王纯杰突然被免职的事情因传媒报道而引入公众视野。据王纯杰的说法,免职原因是学校认为他的“办学理念与目标改变,学术方向不正确”,并且其认为被免职不符合法定程序,矛头直指王的继任者——德方代表单凡对他进行了夺权,而对此一直表示反对的丁志明则在异议过程中遭到副院长倪海郡的报复(丁志明的说法)。保安打人的事情,我相信国家司法机关一定会对打人者依法处理,而对于有人指责王的免职程序不合法,我倒是觉得,在资源配置市场化和观念多元化的今天,落后的行政主导下的高校体制,其实无所谓什么免职程序不合法,曾在中国学习工作多年的王院长,难道您还没有弄明白目前中国的体制?读了王院长的网文《请艺术家教学何罪之有?!》,我很感兴趣,也想谈谈个人的一些看法。
一、 设计教育,需要什么师资来组成?
据传媒介绍,北师大珠海分校国际传媒设计学院从03年开始建校,王纯杰院长在教学方式上做了改革和探索,邀请了不少十分活跃的当代艺术家为导师,他们创造性的开发了艺术教育方式方法,使得学院气氛活跃,学生学习生活丰富多彩,为艺术教育做了一些积极的探索和新方法的尝试,这些无不让我对王院长的改革精神钦佩有加。
按说,王院长5年来的这些教育思想和做法,应该得到校方的支持,为什么如今双方会冲突反目,分道扬镳?
我从几方面思考这个问题,首先,请当代艺术家到课堂进行教学,很好,非常有必要,不过,这类课程的量有多少?如果当代艺术创作的课时量大于设计课程课时量,或者用当代艺术创作的课代替设计课,这可能不妥;第二,在国际传媒设计学院授课教师中,艺术家(纯艺术创作)的师资比例有多少?如果艺术家多于设计师,这样的师资比例就不够合适;第三,我认为,简单地把艺术教育等同于设计教育是比较牵强的。无容置疑,当代艺术家介入当下设计教育,具有实验性的、创造性的、开放性的教学方式,非常有利于设计创新,但是,一个完整的设计教育,应该包含文化艺术、科技(核心是数码技术)、经济和管理,艺术的创作可以是个人的,主观的,自我的,不受限制,但现实的设计往往要求是团队的,客观的,需要考虑受众,具有成本、经济、技术手段等制约的“艺术创作”,因此,一个理想的设计教育师资团队,应该具有多种结构组成,包括:1、 年龄结构。25岁左右,35岁左右,45岁左右,这三个年龄段尽可能分布均匀。不要病急乱投医,造成同步任教、同步评职称、同步休产假等被动局面; 2、 技术结构。艺术、理工、经济、基础设计、实践设计等方面的教师,要与合理的专业设置、课程设计、课程建设相适应,保持合理的结构。尽量不要或少要与设计学科无关的教师,避免发生因菩萨设庙的情况; 3、 能力结构。在教师队伍中,要注意教学型、研究型、技术型、管理型教师的比例,不能搞清一色; 4、 性别结构。教师队伍的性别结构不能太不成比例,否则不利于教育,对学术研究、设计实践、学生管理等也不利; 5、 混合结构。教师的学术与技术背景,“近亲”要少点,来自五湖四海的要多一点,最理想的就是能够有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多元文化融合。
二、 国际传媒设计学院,培养什么样的人才?
我一直很困惑:国际传媒设计学院,究竟培养目标是什么?在网上看到其介绍“……针对当代传媒和新媒体设计领域的特点和需要,汇集北京师范大学百年名校的悠久教育传统和世界上享有很高声誉的德国职业专业教育与老牌英国学院式教育的精华,采用中、德、英三国联合的国际办学模式,旨在培养既精通艺术设计又了解市场需求,具有多元文化背景的创意总监和新媒体设计人才……毕业生将成为有三国文化背景及一门以上外语的国际复合型人才,无论在广告公司、出版社、影视制作公司、网络公司、报社及电视台等媒体机构、商业公司或企业,都能够独立胜任版面编排设计的 DPT 操作、艺术总监、多媒体设计师及平面设计师等专业工作。”
很显然,学生几乎都是在国内(地点还有点偏离中心城市)的环境下学习、生活,其“毕业生将成为有三国文化背景及一门以上外语的国际复合型人才”——吓死我了,即使一个中国人,在外国留学几年,我都不认为他就能具有所留学国家的“文化背景”。另外,我10多年所接触的绝大多数目前在中国学艺术设计的学生,最大的问题不是英语掌握了没有,而是他的中文实在是很糟糕,我绝对赞同现在的学生要学好英语,但我很难容忍一个中国人可以没学好中国的文化。凭心而论,目前中国的艺术高考招进来的学生,文化素质真正的“短板”不在英语。教育的首要任务不仅是学习知识与技术,还要养成学生思辩能力,要教育学生学会思考,学会学习,育人与传艺学技是不可分割教育整体,一所没有理性思考和人文关怀的大学,是没有灵魂的大学。我认同王纯杰院长的教育理念,但是我有几点担心:1、学生在目前“万恶”的艺术高考形式下,经过长年的“应试教育”培养,进入大学,他们准备好了吗?学会学习了吗?2、“是什么木材开什么料”,以现在的课程设置,有没有放在当下中国的现实产业环境对人才需求现状来考量?“一厢情愿”的理想与市场是否对接?家长高昂学费投入与殷切期望换来的是不是学生“眼高手低”,或者干脆“眼不高手也低”? 
三、 如何在现行体制下开展设计教育?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艺术家陈丹青因为“人文艺术学科的外语考试、政治考试,严重阻碍并扭曲艺术教育的品质与性质”和“人的才气、性情、素质,统统变成了表格数字” (陈丹青的说法),宣布正式辞职,陈丹青骄傲地宣称并行动——“我不想玩”,作为从事教育的同道,我真有点羡慕甚至崇拜陈丹青,真的够牛!但我很沮丧、很愤怒,偶像啊!我多么希望你能作为艺术教育改革的旗手,继续在那中国最高艺术教育平台上奏响战斗的号角,可惜你抽身“闪了”,这么牛的人不愿再发出声音了,真是可惜!而珠海的王纯杰院长,一个积极的理想主义者,相信“每人一小步,中国艺术教育就会前进一大步……”,无论怎么说,王院长与陈丹青不一样,陈丹青面对体制不屑地宣称“不玩了”,王院长在这强大的体制下却是“不给玩了”,何等的悲壮啊!
在一个僵化的强势的体制之下,带领一个团队从事设计教育,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特别是在综合院校建制下的二级机构开展设计教育,需要机构主持人,不仅仅是一名艺术家、设计师、教育专家等等,可能你耗费心血,主要的就是要学会外圆内方,与官僚的行政体制善处,机构主持人,不是仅仅对个人负责,而是为一项事业负责,是要对身后几十甚至上百的同仁负责,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或也不应该象陈丹青那样可以“潇洒地回避”,也不可能象王纯杰院长那样与体制针锋相对,以至失去革命的“旗帜”。
我始终认为,穿在自己脚上的鞋,只有自己才知道是否觉得舒服,每一所学校,应该结合自己学校的实际情况,根据学生来源、师资条件、设施设备,办出自己的专业特色,各自各精彩,可谓“趋同有害、差异有益”。不要认为只有培养了设计总监和设计大师才是终极使命,也不必为培养了设计助理人才就感到“毁人不倦”而低人一等。
我很乐观,只要大家坚定设计教育的理想,脚踏实地,坚持不懈,就一定会有所作为,以此与所有在中国从事设计教育的同仁共勉。



[本日志由 wilson 于 2008-03-06 05:01 PM 编辑]
引用通告地址 (40):http://www.tot.com.cn//trackback.asp?tbID=68
校企合作 立足高端 应用设计学院“赏识──成功教学模式”之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