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用户:
密码:
 



2018 年 8 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上一年下一年   上一月下一月



热门日志
悉尼大学建筑设计学院
在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讲学
《2004届学生毕业设计...
发展设计教育 培育本土...
2000年9月23日的开...
在广州轻工职校作讲座
澳大利亚科技大学设计学院...
如何撰写创意简报(设计大...
为广州美术学院应届毕业生...
知识青年需要再度上山下乡...

最新评论

站点统计
日志:399 篇
评论:425786 篇
留言:282306 篇
引用:43893 个
收藏夹:0 个书签
会员:216107 人
访问:1543898 次

练好影视创作基本功(设计大讲堂第四十三讲)   [ 2013-01-31 | 作者:wilson | 来自:本站原创]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主持人:今天是这个学期的第一讲,这次的讲座很难得,我们请到了季老师。我要先介绍一下李导,李导是深圳很著名的导演,有请!
李亚威:同学们好!
中国很缺少一课,电影学院也好,传媒大学也好,都没有纪录片课。深圳市的“DV大赛”从6年前在陈汉元先生的指导和中国纪录片学术委员会的关注下,我们一直在倡导着DV大赛这样的比赛,是面向全国的。为什么这样搞?我认为社会永远属于年轻人,年轻人永远有独特的视角来记录我们的历史和社会。今天的讲座是深圳市第四届DV大赛讲座论坛的节目。主办方是深圳市外宣办和深圳市文联、广电集团,承办方是影视家协会、DV频道和深圳新闻网。我们之所以坚持6年,做了4届DV大赛,最重要的是给青年人,特别是同学们搭一个平台。当你们看到我们所有的角角落落,希望能够用你的眼睛记录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这样的时刻。这就是我们的宗旨。
今年的第四届DV大赛可能在12月或者明年1月结束,我们要变成“中国深圳青年影像节”,它要带有国际单元了。正因为有这样的理想和倡导,我们今天特意到你们这个学校,来让季卫国先生给大家演讲,他这场非常精彩的演讲目的是为了培育我们自己的纪录片队伍。
DV是纪录片的雏形,纪录片是我们的宗旨。很多同学们都知道我们的DV大赛每年都有颁奖典礼,在典礼上我们请来的都是终评委,包括初评委也都是有业绩的。为什么要这样搞?因为我们要热身。同学们如果都对它不感兴趣,我们都是老同志了,还做着有什么意义?所以我想,大家热爱纪录片,能够参加这样的活动,今天来了这么多同学们,也使我感到有希望。我们做起来,即使花多么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抓住自己的时间,多见识,谢谢!

季卫国:老师好,同学们好!
其实我1987年第一次到深圳来,是电视台新闻部的记者,跟随市委书记贺国强到南方视察。特别要感谢李亚威老师,当时在青海有一个高峰论坛,我做了发言,然后李老师对我说请你到深圳去一趟,我们请你去讲课。
我当时很紧张,压力很大。因为我看到大家这么年轻,我来了能给大家什么帮助?后来我想,既然叫基本功,我就帮大家梳理一下为什么讲基本功的事?
    我这次在四川电视界做评委的时候,他们邀请我们到成都影视大学影视学院和学生见面,我们当时提出的建议是同学们要拿着作品去应聘,而不是拿着文凭去应聘。现在的时代已经绝对不是靠文凭吃饭的时代了,你要有一部作品。其实我们在学校中五年、三年是完全可以打造自己非常好的作品的。拿作品去给新闻部主任看,说这是我拍的电视新闻、小纪录片,他一看可能比记者拍得都好,明天上班吧。你如果有一个研究生的学历给他,他会认为这太多,谁能证明你可否干活?
所以说大家从今天开始就要练好基本功。为什么让大家练基本功,什么叫基本功?最高级的,李亚威老师拍了10年的片子,获得了9个奖,达到了个人事业的最高点。而这是最高点,也是最低点,为什么?因为她的基本功特别好。她从13岁就开始拉小提琴,很早就开始做音乐家、写作,基本功就是这样练成的。实际上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最高点也是最低点,最低点也是最高点。有很多专家讲座,我说他们是给大家来盖房子的,盖像深圳这样的高楼大厦,而我要来给大家挖地沟,要从一砖一瓦开始。大家知道吗?人的一生是学习的一生,是不断挑战自我的一生,是为这个社会服务的一生,你要有真才实学,社会才能接纳你。
但是人的一生是学习的一生,是要经过几个阶段的。很多专家已经研究过了,他要经过6个阶段。无论你学什么专业,都跑不出这六个阶段。第一是“会”,你是否能学会?第二、“对”,你是否能做对?第三,你做对了后能否做好?在学校中,我们要争取第一年“会”,第二年“对”,第三年“好”。那你就可以拿着作品去社会上应聘了。
    刚才说到第一个阶段是“会”,第二阶段是“对”,第三阶段是“好”。那么同学们想一想,你现在是会,还是对、好呢?在你这个专业中,你知道这个专业的前沿最高领域、最高成绩是什么吗?它向前发展是一个什么样的趋势吗?你现在在哪个位置上向那个方向追赶呢?这三个阶段是一个初级的阶段。
    再向下还有三个阶段。在你走入社会,真正的从事了这个专业,用自己的真才实学为这个社会服务时,又出现了三个阶段。前三个阶段是会、对、好。第四阶段是精,你能作出精品。下面是“通”,就是在这个领域中,规律你摸得很透,能够一通百通。你只要掌握了这个规律,那么你做什么都可以按照规律去做。最后一个阶段是“化”,什么是“化”?就是一个融化、转化,就是一个创新达到了最高。但是能达到“化”的程度,就不光是掌握自己的专业了,还需要通晓需要许多的专业。所以说学习也像一个金字塔,底座有多宽,高度就能达到多高。现在同学们不要想,别人已经达到这个高度,我在这个高度上放一点东西吧!这是放不上的,因为它是一个尖。如果你想超过他,只有扩大自己的底盘,只有让自己的金字塔的底盘非常宽,你才可以最后超过它,在这个领域中才能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
    我们说学习,肯定要经过这六个阶段的。我们在一生学习、工作当中,是不断的犯错误的。你不要怕犯错误,其实一个人不断犯错误的过程,就是他不断学习、进步的过程。如果他不犯错误了,就没有学习能力了。而他没有学习能力,那么他的生命就没有价值了。但是有的人很聪明,不断的犯新的错误,犯更高级的错误,这样每一个错误把他带入一个更高的领域、境界,他会超越自己。所以同学们要记住,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犯同样的错误。要不断的鼓励自己勇于犯错误,但是你要知道这个错误是新的错误,是一个更高级的错误。
    我们看很多的大学生、高考状元,他们和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同学,为什么他们的高考成绩这么好?有一个秘密告诉大家,他们有一个错题本。老师布置的作业,他只做做错过的题,做正确的题就不做了,他都把精力放在前者上面了。而有的同学不会学习,老师布置什么作业,他做什么作业,会的做一遍,不会的还是不会做,所以当发下卷子来的时候,他还是发现这些题不会做。所以说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一点。我们新闻部给记者一个规定,要求他们都要有一个笔记本,叫做“今天的问题”。你每天出去采访,那么要知道今天遇到什么问题?例如今天忘记带电池了或者忘记带带子了、设备没调好等等,你都要像流水帐一样的记下来。可是有的人今天忘带电池,下次还是忘记带,那就有问题了。等几个月下来之后,你在错题本上发现这些问题时,就会想哇,这些问题这么小儿科,我那时候怎么还犯这样的错误?其实在你不断的向上添新错误的时候,就会觉得之前犯的错误都是小儿科。所以建议大家一定要掌握学习的规律,掌握犯错误的规律,不要怕犯错误,但是不要犯同样的错误。
    说到这里,我要更好的了解一下同学们,我请这位戴眼镜的同学站起来,你是哪一个年级的呢?
    同学:我是11级。
    季卫国:我是深圳电视台的记者,你能接受我的采访吗?
    学生:可以。
    季卫国:我想让你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可以吗?
    同学:可以。我是11设计学院5-2班的杨启盛同学。
    季卫国:很好,你像一个小女孩。我想问你一个特别大的问题,你的理想是什么?
    同学:我的理想是做好一个设计师,能多赚钱,孝顺父母,让父母能过上好日子。就是这样了。
    季卫国:谢谢!请坐。说得多好啊!抗战时,有一个政协委员在山西碰到一个放养的小孩,他问你将来干什么?孩子说现在放羊。放羊干什么?娶媳妇。娶媳妇干什么?生小孩。生小孩干什么?再放羊。
    我们这位同学有理想、有志气,将来要挣钱,孝顺父母,这是多好的理想,多实际!我再问一位女同学,你们两位谁愿意接受我的采访?大家为她鼓掌!我就不让你做自我介绍了。我想问你的理想是什么?
    同学:我的理想是做一名记者,让所有人都知道一些大家所看不到的东西,而不是表面现象。
    季卫国:你看电视新闻吗?一条电视新闻大概有多长时间?
    同学:1分钟吧?
    季卫国:1分钟有几个镜头呢?计算过吗?
    同学:大概5、6个吧?
    季卫国:1个镜头多长时间呢?
    同学:有很多画面,组成一个镜头。
季卫国:很多画面组成一个镜头,是吗?
同学:我是这样认为的。
季卫国:谢谢!她想做一名记者,而做记者需要什么样的基本功呢?她说了非常好的一点,一条新闻一分钟。记者还有政治素质、业务素质等多方面的考核。一会儿给大家讲一下做记者的三大纪律八大注意。
我们先说电视新闻。大家注意,我们每天晚上都看电视新闻。我在1984年就做电视台的新闻记者了,我们在想电视新闻有什么规律呢?刚才这位同学们电视新闻有一分钟。是这样,可是也有短的,有长的。可能有重要新闻,例如《新闻联播》有时会说“本次节目可能需要35分钟”,那就是新闻比较多,这是对新闻节目而言。但是一条新闻一分钟,这是正确的,它指的是一个平均值。有的是半分钟,有的一分半钟,这都没关系。重要的不是新闻时间多长,而是一条新闻一分钟,有几个镜头组成呢?大家再看新闻时要注意,“一条新闻一分钟,十个镜头要分清”。其实你只要会拍10个新闻,就可以拍电视新闻。为什么?一个镜头5、6秒,但是这位同学刚才犯了一个概念性的错误,她说好几个画面组成一个镜头,这是不对的!一个镜头就是一个画面,然后组成的是镜头组,而不是镜头。镜头组和镜头,就像我们的学习小组,我们是5个人的小组,而不是说1个人就代表5个人,这是代表不了的。这就是“一条新闻一分钟,十个镜头要分清”。
“新闻提要放前头,三个镜头就够用”。例如今天国家主席胡锦涛接见外国来宾,这里只需要三个镜头。这是个新闻提要,胡锦涛接见的外国来宾是谁?在哪里接见?时间、地点、人物都需要交待清楚。
“拿出五个拍背景,新闻要素交待清”。胡锦涛为什么要交待他?接待后聊了什么事?接待的成果是什么?需要五个镜头。这与之前的三个镜头相加是八个镜头,还有两个拍空镜。大家知道什么是“空镜”?所谓空镜,就是不受时间、空间控制的镜头。例如我要拍一朵花,放在教室内也可以,院子里也可以。又比如要拍一个话筒,这也是一个空镜,因为前面没有任何人。“拿出两个拍空镜,时空转换很轻松”。这个空镜是为了时空转换的。例如这个领导在外面视察,突然坐到会议室中来了,那么就需要一个空镜把它转过来。如果没有空镜就把这两个镜头接上,那么就不对,观众就会想,领导刚才还在院子里,怎么突然就到屋里来了?就会感觉不舒服、不流畅,镜头语言出现了一个问题。
大家要记住“一条新闻一分钟,十个镜头要分清。新闻提要放前头,三个镜头就够用。拿出五个拍背景,新闻要素交待清。还有两个拍空镜,时空转换很轻松”。大家如果记住了,就会发现做电视新闻就没有这么难了。可是现在有些电视记者,包括现在我们台的记者出去拍素材半个小时,回来后,我说你前面浪费一分钟,后面就浪费半小时。因为要不断的寻找到底哪个镜头能用?可能都可以用,又都不能用。其实这时就要逼迫自己只拍10个镜头,变成“无剪辑新闻”,这也符合国际新闻标准,因为它快。这是一个规律,没有问题。
大家会说,我们可能会拍一个晚会,体育片、一场歌星晚会、专题片、纪录片,那这里有什么规律呢?大家想过吗?有两个规律,大家要注意。一个是你,你是拍摄的人。一个是对方,拍摄的对象,这是没有问题的。那么拍摄的对象有规律吗?当然有,拍摄的对象分动和不动。如果你拍一本书,它不动。但是如果拍一个人,一个运动员,肯定是动的。你也有动和不动不分,你是推拉摇移还是固定画面,还是像现场摄像师一样,把架子放在那里,他不动,我动。大家看我们,如果他不动,我不动,会出现什么情况?你用不动的镜头去拍一本书,“他不动,你不动,三秒之后没看头”。为什么?双方都不动,观众的眼睛就觉得画面没有信息量了,三秒钟就能看明白了,怎么还给我看这么长时间呢?
    可是,如果我动他也动,大家看我在动,他在那里来回的找、动,这会出现什么情况?“他动你也动,晕头转向害观众”。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眼睛是一个固定镜头,我们看哪里,哪里就是固定的,眼睛没有推拉摇移。可是我在动的时候,你的镜头也在寻找,人的眼睛就跟着影像在动,在推拉摇移,看时间长了就会晕头转向。如果大家不信,在一个纪录片中连续用三个推拉摇移,观众就会不耐烦了。大家看真正的好莱坞大片中都是没有推拉摇移,最多只出现摇,很多都是固定画面,让画面里面的东西在动。
    这就是规律。不就是“它不动,你不动,三秒之后没看透。它动你也动,晕头转向害观众”。怎么拍?“他动你不动,你动他不动,镜头真实又生动”。大家看这非常简单,但是这是规律,是基本功的规律!但是如果大家要能做到这个规律,就不是很简单的事。
    刚才有摄影系的老师告诉我,今天来了很多摄影专业的同学们。请大家举手示意一下,谁是学习摄影专业的?请这位女同学站起来,请起立,不要摇头。你学习几年了?
    同学:刚入门。
    季卫国:既然说不上来,那就不难为你了。可能还有学摄影专业的学生,谁能举手示意一下,告诉我什么是“镜头”?大家都害怕犯错误,怕万一说错了怎么办?你是学摄影专业的吗?前面有吗?你来说一说什么是镜头?
    同学:我认为自己的镜头就是用这个相机去记录我看到的东西,我真实的感受。
    季卫国:如果高考时出一个题目,解词,怎么解释“镜头”?
    同学:我没有高考过。
    季卫国:大胆的说话是第一步,因为今天如果没有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当走出校门时,你说我是学摄影专业的,别人问你什么是镜头?你要给别人一个特别专业的解释。下面我请老师解释一下什么是镜头。
    老师:他们更多是学习图片摄影,对于电视新闻不太理解。镜头有两层意见。第一从机械方面来讲,他们使用的照相机包括一个镜头,当然这个解释是从图片摄影中机械角度来讲的。但是从电视画面来讲,就是一个记录、有一定实质的片断,这就叫做镜头。
    季卫国:谢谢老师!老师就是老师,为什么叫做老师?因为我们确确实实要向他学习。什么是镜头?第一、镜头是一个物体。大家不是学电视专业的,但是是学摄影专业的。如果你走出校门,别人提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你是学摄影的,什么是镜头?那么大家一定要回答得特别专业。
    刚才老师说得特别正确,但是我要补充一点。镜头按现在的理解有三个含义。第一、它是摄像机、照相机上的一个部分。它们都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镜头部分,一个是机身部分。机身部分是用来记录影像的,分数码、胶片、磁带等等。第二是镜头部分,这是一个光学的组合体,是一个凸透镜和凹透镜相组成的物体。镜头怎么是好呢?镜片越多,遮光率、屈光率就越好。例如这个镜头卖1000元,那个镜头卖200元,为什么?因为前者好,凸透镜、凹透镜组成的片数多,截相特别清晰,它就是一个凸透镜和凹透镜光学的组合体。这是大家可以理解的,它就是一个物体的概念。
    第二个概念,一个照相机瞬间拍摄了一张照片,就是一个非常精彩的镜头。刚才那个同学说有很多画面组成了一个镜头,实际上一个镜头中就有一个画面,连续拍摄也变成不了一个镜头,而是有几个镜头。所以大家要记住,从摄影的角度来讲,按下快门出来的照片就是一个镜头的概念。
    第三个概念,做纪录片、做电视的过程中,在拍摄、摄像的时候,我们按下开关,它开始走带、记录,再按下停止。从开始到停止的过程叫做一个镜头。摄像和照片的区别,照片是一个瞬间,摄像是一个过程。所以它就会有长镜头、短镜头、摇镜头、拉镜头、推镜头、移镜头,一个开和关的过程叫做一个镜头。而摄影中按下快门的一瞬间就是一个镜头。
    可能大家听到现在有点疲劳了,中午没有睡觉的同学可能想睡觉了。下面给大家放一个片子让大家先看一下,提提神。然后我给大家讲电视记者的基本功。如果你将来做电视台的记者,需要哪些基本功?其实也很简单,简单得就像我们刚才背口诀,看完片子,接着给大家讲。
下面给大家放的片子是《中国故事》,它比较长,是我在2008年在中央电视台做的一个人物的系列。中国故事包括10个人物,10个摄制组分头去拍摄中国的10个人的故事。为什么拍这10个人?因为他们代表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历程。中国改革开放到2008年正好30年,为了纪念它,中央电视台要做一个大型的纪录片。当时策划时想到要用一个人的命运来演示,讲一个人的故事能把中国改革开放30年讲清楚,这很难!所以我们选择了柳传志、郭凤莲、陈哲这样的人物。大家知道陈哲是谁吗?大家知道《同一首歌》吗?知道《让世界充满爱》吗?知道《黄土高坡》、《血染的风采》吗?他就是这些歌的词作者。改革开放30年,中国流行乐坛选出了30部经典作品,他自己就占了3部,他在中国流行乐坛中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可是他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后来他用了15年的时间到云南少数民族地区搞原生态活化传承。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其实我们去拍摄他的时候,我在见到陈哲第一面,请他吃饭时,忽然觉得自己快崩溃了,感觉任务完不成了。因为他说什么我听不懂,这个人有一种脚不站在地上的感觉,他说他的,你说你的,完全不是与我交流,他不听我问他什么问题,而是有自己的一套理想的想法。这怎么办?这对我们摄制组来讲,完成这个任务是非常艰难的。先别说中央电视台来的记者,昆明台有一个摄制组跟了它两个星期,最后打道回府了,他们一无所获。后来我们连续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两下云南。我们在横断山上、在人马驿道上,用马拉着我们的设备,去那个从来没有摄制组去过的小山村。我们在3000多米的高原上,跟随马帮走了6个小时,都是一步一步走来的。回来时我们被村子里的跳蚤咬得全身都是水泡。关于这些背后的故事,我也有很多照片给大家看,大家会觉得特别有意思。
    下面我也不多废话,放这个片子给大家看,大家就肯定不会睡着了。
    (现场播放视频)
    大家肯定是非常希望看下去,其实我们在拍这部片子的时候带了八个字下去,这就是“历史进程,土风计划”。我们策划了2个月,每天都在开编导会,最后只带了这八个字去拍摄陈哲。这部片子时长50分钟,今天在这里不可能完全给大家放完,但是没关系,大家可以在网上百度“中国故事—陈哲”,就可以把它完全的看完。因为今天时间给我比较少,我还是希望能够与大家分享。因为这是我在2008年拍摄的作品,现在看也有很多遗憾的地方。这个故事让陈哲写主题歌,让我们所有编导都感觉耳目一新,这让我的记忆很深,我现在给大家分享一段歌词!他说“有一种美丽不梳妆,有一种痛苦是善良,有一种平凡伴成长,有一种磨难后辉煌。也许你今天依然忙,岁月回首谁漂亮?我的手放在你手上,有一种温度叫共享”!
大家说这好吗?
大家看他在音乐室里回答我的时候,很多编导说陈哲怎么能掏心窝子的跟你说话?其实他很真诚,这达到了采访的最佳效果。其实,最后我和陈哲成为了特别好的朋友。因为他是中国原生态比赛的评委,当时就对我说,卫国,你最后把我扒光了。从开始时他说话我感觉没办法交流,到最后他这样说。这里,作为记者来讲有什么规律呢?
    去年在北京,陈哲组织了很多少数民族去北京各大专院校做歌舞展演,其中陈哲写了一首词,是专门写给现代的80后、90后年轻人写的一段R&B。我不知道这到底读什么,但是我现在记住了它的词。现在我给大家读一遍,请大家听一下。
    我们准备走大道,也同时准备走小道。我们准备走直道,也同时准备走弯道。走上坡是上坡路,走下坡是下坡路,走到天涯没有路,天涯对面还是路。
这个很符合同学们现在的状况,你们都准备走大道,可是要同时走小道。你们都想走直路,同时也要准备走弯路。走上坡是上坡道,走下坡是下坡道。这都是很自然的情况,因为你肯定有上坡、下坡。但是大家都知道,我走到天涯海角没有路了,没关系,它的对面还是道,你还是有路可走的。所以同学们在学校,面对将来、社会,你不要惧怕,练好基本功,用自己的真才实学去迎接你的未来。
    但是光有学习还是不够的,还要能够吃苦。下面大家看看我们摄制组拍摄背后的经历,当时我们也用D80照相机拍下了一些镜头,现在看看已经很珍贵了。我给大家放一下。
大家看,这是当时的兰坪县城,我们从兰坪县出发到玉狮场的过程中,先到了区里,离区里还有100米的时候发生的情况。这个车是当地县委接送我们的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在相距100米时,忽然发现对面一辆车直向我们冲来。我当时的第一反映是同学们拜拜了!我们真有可能今天没办法和大家见面了。这辆车的车速非常快,到了我们所乘坐的车近前一打车把,我们的摄像在这个位置坐着,当时正在睡觉,结果很多玻璃渣子就涌进车里来,所以摄像就捂着头。结果这车又一打把,撞到旁边商店中去了。最后设备和人都有惊无险。
    大家看,采访也遇到这样的情况,所以做记者是很麻烦的职业。
    我们当时在县里住了一天,说到去玉狮场,他们说那里道路塌方,进不去。我问什么时候修好?他们说半个月以后。我说那不行,明天必须走。他们说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用马驼着设备。我们使用的都是中央电视台最高档的设备,很重。还使用了德国生产的特图利品牌的灯,大家看采访陈哲的时候都打灯,因为色片需要非常讲究,我们在现场布灯都需要半个小时。之后县里给我们找了两位马帮的工作人员,他们牵了两匹马,马帮小伙子在前面走,我们这些人就跟在后面,开始向玉狮场挺进了。
    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水似银。我现在知道了红军过横断山的感觉了!这是人和马都走的路,小路有60度的坡,有的时候马上去了,人上不去,下面就是悬崖,如果掉下去谁也救不了!大家说这危险吗?
这就是玉狮场。这是村长的家,我们就住在这里,衣服洗完了之后上面都是苍蝇屎,黑乎乎的,只能凑合穿了。
下面就开始采访了。大家看片子后面有一段陈哲和村长的采访,可是这个村长现在已经没有了,因为出了车祸。我们在这里也采访了苏越,他是《黄土高坡》的作者,之后听说被判了无期徒刑,又发回重审。岁月流转,时移事易。
这是在拍摄现场,下雨了,这是摄像在拍摄,陈哲拿着摄像机,大家刚刚在影片中也看到了这个镜头。这是摄像助理在打着伞,大家都非常的敬业。陈哲也拿着DV,也在不断的记录。后我看了看他拍摄的那些素材,说给你三个字——非专业。
    这是刚才在片子中出现过的镜头,这是普米族的小孩,这是他的姥姥。
    这是第一个镜头,陈哲跟着马帮走向玉狮场。这是在原始森林中,村长的狗一直保护着我们。大家一定要上网上看这个节目,这里的镜头在片子中都有。
这是普米族居住的“木楞房”,不用钉子,木质结构的房子都是用木板插起来的。这是野花,大家看我和狗成为了好朋友,好玩吗?当时没觉得怎样,现在看来很珍贵了。
洗衣粉和我们还有一段故事,当时村长为了招待我们喝奶茶,所以要把奶粉放在一个大竹桶中。因为我们是中央电视台来的摄制组,村长想要讲一下卫生,所以就拿洗衣粉唰竹筒,然后拿水一冲后接着就放奶茶了。大家知道洗衣粉可不是一冲就可以冲干净的,结果我们喝的奶茶中全部喝的洗衣粉,他觉得看不见了,但是实际上洗衣粉都融入了进去。这时我们也要喝。然后他给我们吃饭的时候上来一叠碗,我们悄悄的去厨房,发现在菜表面满满的爬满了一层苍蝇。拿起两只碗来看,会发现它们相叠的部分还夹着两只死苍蝇。他们拿起碗来就随便把苍蝇抹掉,然后说,没事,我们这里紫外线强,有苍蝇也没什么的!我们也要咬牙吃掉那些菜,因为不能擦,如果擦了村民肯定是不高兴的。
当时我们还犯了很多“错误”。例如帮人家打扫院子,像八路军进村帮老乡一样。结果人家说,我们这里男人是不干活的!男人要出门,家里是不准扫地的!然后我们就赶快向他们道歉。帮助村民切猪草,他们也说男人怎么能干活呢?我们就在那里不断的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大家看这就是跳蚤,我们睡觉的时候都把衣服所有的拉索拉紧,然后把衣服和裤子的袖口都扎起来,当我们睡觉的时候就可以感觉到它在汗毛上跳。第二天早上,同志们,都是这种情况了!我就把这种“惨状”拍下来了。跳蚤不咬普米族的人,却专门咬外来者,仿佛全村的跳蚤都排着队来咬我们!
这是我们的录音和小孩在玩耍,这也是一件很好的摄影作品。大家看,这里还有个“第三者”(观众爆笑)。这是一个普米族的老大娘。我后来把这幅作品送到影展上展出,还得到了评委们的一致好评,说它表现了普米族老人的心里的品质,特有感染力。其实在摄影的时候,好的作品经常是在不经意之间拍摄下来的。
(看图)拍摄这张照片时,这位老奶奶特别不愿意,她说,你看我们小孩脸也没洗,你怎么就拍呢?我心里想,如果你洗脸了,我就不拍了。
    (看图)这位老妈妈是这个女孩的母亲,这是普米族的妇女在缠头,用这种常常的布缠在头上让我感觉很奇怪。这是村里的小组长,他很愿意向我们学习摄像。
这是普米族的房子,这是一位木匠,我们在这里给他们夫妻俩拍照片(照片中赫然是两个男人,引起全场爆笑),这个是女人吧?
    (看图)这是我们从上向下拍的照片,这些镜头在片子结尾都有呈现。这是摄像助理一直在跟随摄像师拍摄。有的时候也需要喝酒,当我们走的时候,酒是不能少喝的,如果喝少了,少数民族是不愿意的。喝酒其实也让人很痛苦,但是大家都依依不舍。
    (看图)这是我们在兰坪的普米族的茶楼中与制作马头琴的人合影。
    这就是我们一路上的故事,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其实在采访的背后是需要付出极大的艰辛的。
    我下面还是想给大家放两个片子,有一个片子叫做《我们的2008》,只有一个观众,在中国的纪录片史上已经非常珍贵了。大家知道2008年,中国遇到了很多的大事,开始时是南方冰雪灾害,然后是地震、西藏动乱、奥运等等都集中在2008年发生。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在这些大事中,他们都是怎么样报道的?有什么样的心理路程?所有的《中国故事》编导集中优势兵力,用最短的时间拍摄了一个30分钟的纪录片,叫做《我们的2008年》。我们当时给赵化勇台长看,他也签字表示可以播出。没想到第二天北京的“大裤衩(中央电视台新址)”失火了,所以我们就不能再说它怎么好了。
我今天把它带来,让大家能够有幸分享。但是我现在还不给大家放,我要说的是最核心、最重要的问题,这刚才那位同学问我,电视记者的基本功是什么?它的规律在哪里?时间很有限,我只能浓缩讲了,把重要的几个字告诉大家,大家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去理解。
    这位同学听过相声吗?
    同学:听过。
    季卫国:相声的基本功是什么?
    同学:说、学、做、唱。
季卫国:是说、学、逗、唱。京剧的基本功是什么?唱念坐打,手眼身法步。可是我们电视记者有哪些基本功呢?大家想一想,你将一定要进入电视台做记者吗?大家学的影视摄影专业前途无量,不一定非要进电视台、广告公司,任何一个单位都需要宣传、有网站、做各式各样的视频、照片、文字、图片、画册等等,所以我们有大量的用武之地。但是无论到哪里,你也离不开这个基本功,这是什么呢?电视记者不会跑出这样几个范围。
    第一、拍,需要拍摄。第二、写,需要撰稿。第三、采,需要采访。第四、编,需要编辑。还有什么基本功吗?还有哪些方面?如果这四项你都学会,那就没有问题了。但是这四项当中还有没有规律呢?实际上摄影是一种语言,是一种世界性的语言,不同国家的人可以听不懂别人的话,但是看了画面就能够基本了解你要表达的意思。我们用这个世界性的语言干嘛?讲身边的故事。而我们怎么来讲这个故事?我们在摄影的时候要注意哪个方面?其实它就跑不出这三个字。
    摄影是给世界加一个“框”,摄影者要练什么基本功?用眼睛看到画面的“边”。大家记住,如果你对摄影感兴趣,是摄影专业,现在就先不练摄像机,而是练眼睛。人家看到的是一个景,而你看到的是10个画面的边在哪里?一个电视记者到了现场,例如是一个会场,要拍电视新闻,这10个画面应该怎么拍?它的“边”在哪里?如果都明白了,那么剩下的就是开机和关机了。
    这个“边”怎么看?引景入画。你看到的是景,但是拍出来的一定是画。这个“景”和“画”有什么区别?用什么办法?大家记住三个字——用减法。为什么?大家知道我们画画是用加法,一张白纸画一个线条、色彩,最后把我们想到的方面在这张白纸上表现出来了。写字、写文章,在一张白纸上写,也是用加法。但是摄影是用减法,因为你打开镜头,它里面什么都有。你要决定的是我留下什么?去掉什么?要用减法减到极致,减到不能再减,就达到镜头语言非常简练、准确了。
所以纪录片的第一个要点就是准确的镜头语言表达力。这是怎么得来的?一定用减法得来。例如说一个女孩在听课,应该怎么表现她呢?应该表现一教室的人都在听课。如果她和另外一位同学一起来的,那么我要拍她和她的同学两个人。例如她的眼镜很特别,就把这个镜头拍这个眼镜就可以了。这就是用减法。例如我说她的眼镜很好看,但是却拍了三个人,这个语言简练吗?准确吗?这就不是说的这个内容了。所以你想说什么,你的镜头语言就要直接、简练的给到什么。如果你不想说的,画面中要一点也没有。为什么要用镜头组?就是因为一个画面说不清楚,用第二个画面去补充。如果第二个画面还不清楚,就用第三个画面。做图的同学知道有一个“三视图”,分为主视图、俯视图、侧视图。这几个图就是一个镜头组。
摄影在具体现场怎么把握?不出这样几个规律,第一、分析光源。光从那里来?是点射光还是反射光?是室内光还是室外光?
    第二、确定站位。它有一个横坐标,也有一个竖坐标。为什么向右?向左?向上?向下?你的一个镜头只有一个最佳拍摄点,拍一个物体100张照片,可以选出一张最好的来,这就是你的最佳拍摄点。所以新闻记者在现场为什么要抢站位、抢镜头?什么是抢镜头?实际上就是抢站位。站在那里,别人就不能过来,这个最佳拍摄点就被你占领了。所以“站位”是站立也是战斗,随时准备战斗。
    第三、视觉剪材。先把画面的“边”看清楚,最后抓住非常关键的瞬间。这里要有一个过程,一定要在观察当中判断,在判断当中选择,在选择当中等待,在等待当中捕捉。要抓住那一瞬间,错过了这一瞬间,拍得再好也没有神。
    而摄像要抓住那个变化的一瞬间。例如要拍摄马路上交通红绿灯变化,一定要拍摄到这个红灯亮了,绿灯灭了的一瞬间,因为它要有变化。我们的影视作品要达到的就是生动、形象。什么是“生”?就是新鲜,没有见过。“动”就是有变化,“形”就是看到了,“象”就是记住了。所以无论你拍照片也好,写文章、做演讲、讲一堂课、让同学们发言也好,一定要生动形象,就是新鲜、有变化、看到了又记住了。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能给大家分析到这个层面。如果将来有时间,我会一点点给大家把这个基本功扩展。怎么样分析光源?什么是站位?其实摄像也有一个培养的规律,那就是固定景别,固定站位。固定景别,变换站位。变换景别,变换站位,那你最后才可以拍纪录片。
    我今天不可能给大家展开讲,下面是第二个环节——撰稿。
    大家都知道电视、新闻是要写脚本、解说词的,但是撰稿有一个什么样的原则?一定要帮画面。如果画面能解决、能看明白的,就不用写了。例如说咱们学校春夏秋冬多少漂亮画面就可以解决。但是你说学校里有多少人?什么时候建的?那就必须要交待,要帮助它。要不然做出来,大家会感到莫名其妙,这个学校教什么学?多少人?多少老师、同学?投资多少?多大规模?这都是要写出来,画面是表现不出来的,画面只能表现它的形象。所以撰稿与画面的关系一定是帮画面。
怎么帮呢?一定是和画面的关系是铺垫、延伸、连接的。怎么铺垫画面、延伸画面、连接画面?这里也是有规律的。
另外,写电视的解说词有一个规律,一定是口语化、简单、客观、具体。它一定和报纸不一样,这需要进一步探讨。我今天先给大家梳理一下。
   采访。作为一个记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基本功。什么叫“采”,什么叫“访”?采就是到处跑,访是给别人提问题。采访有什么规律?也只是三个字,采访是给别人提问题的。
大家看看有这样一个对话:
——同学们你们好!
——老师好。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你们高兴吗?
——高兴!
——你们怎么高兴呢?
——不知道。
另一个提问:
——阿姨好吗?
——阿姨好。
——阿姨怎么好?
——不知道。
为什么没有答案了呢?因为他提的不是孩子的问题,孩子回答不了他这些问题。我们采访陈哲的时候,如果提的是小儿科的问题,他一定不会掏心窝子的和我说话。
    有一个杂志的记者采访敬一丹,敬一丹老师您好,请问您在电视台主持什么节目呢?敬一丹当时想,这个采访可以结束了!他连我主持什么节目都不知道,还怎么做采访?!
    有一个记者到一个杂志的售货摊上问一位老大爷,大爷,您这里都是什么样的杂志好卖呢?大爷说,都是些女同志的照片(这里指有美女封面的杂志)大爷,你觉得这种现象能维持多久呢?大爷哪能回答这个问题呢?这是学者研究的问题。
    所以说我们有很多的采访,例如到地震灾区采访伤员,你是不是觉得很痛啊?这不是废话吗?!而我们的记者就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他给我们提出一种思考,到底采访要注意什么问题呢?采访也要注意三个字——问自己。不会问自己的记者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好记者。如果你将来想成为一个记者,那就要想办法问自己,我今天为什么去?去干嘛?去了要提哪些问题?做片子会做成什么样?会遇到哪些困难?需要怎么样来完成这个任务?
    当然,“问自己”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遇到一个陌生人,怎么样在5分钟之内和他建立一个良好的采访关系呢?我们也有一个规律,但是如果要讲它就要拿出很长的时间来讲,所以我们在这个环节中首先告诉大家“问自己”,不会“问自己”的记者永远成为一个好记者。
后面还有一个环节——编。我们把素材拿回来要编辑成一个片子,而这个过程有什么规律呢?看素材、想结构、找节奏、连镜头。最后实际上如果把素材看得很充分,先不要急着编,记者就像买菜一样,篮子里买回来了东西。编导说我要做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但是你出去采访了一筐“茄子”,把它拿回来,哪怕茄子再好,西红柿炒鸡蛋也做不了。所以记者就像“买菜”,编辑就像“做饭”。如何做饭?就要看筐里有些什么样的菜。
看素材,想结构。什么是“结构”?就像我们说的糖葫芦,我们先把山楂挑出5个来,每一个就是一个小结构。其实每一部片子就是一个大结构,在这个大结构中有中结构,中结构中还有小结构,小结构又分为镜头组,镜头组中又包括若干个镜头。我们把山楂洗干净,把它们摆在那里,然后拿一根棍子把它串起来。这五个山楂要先串哪一个?这就是靠你决定,主线就是那根“棍”,我们串好以后再包装,沾点糖稀、芝麻,就成为了一个作品,变成了“糖葫芦”,而不是山楂了。
    这里有一个什么样的规律?也是三个字——讲故事。一个新闻也好,一个图片、画册也好,一个电视纪录片也好,它都是在讲故事。这个故事是怎么讲?那就是看素材,想结构,找节奏,连镜头。
什么是节奏?比如说我们开运动会时,运动员进场时响起振奋人心的音乐,运动员就会雄纠纠气昂昂的进来了。可是如果这时候你放一首抒情舒缓的音乐,运动员就会全部扭着进来。所以说不同的内容要有不同的节奏,如果这个节奏错了,例如拍摄着火的画面,而镜头还拉得很慢,这时观众们看到就会想,怎么搞的?这里着火了,谁来救啊?所以说这时候镜头感要很快。
而表现个人谈恋爱就不用那么着急,男孩对女孩说,我们交个朋友好吗?女孩不回答,但是男孩这时总看女孩的眼神,因为这里会表现出这件事是否能够成功。这时就要慢节奏,着急也没有用,着急也是娶不到媳妇的。所以这个节奏要在编导的控制之中,那么怎么掌握这个节奏?这又是一个大规律了,这些东西是今晚很难让大家消化的,因为很难细讲。
    在这里,我给大家梳理了一下,电视记者的基本功是拍、写、采、编。包括12个字——用减法、帮画面、问自己、讲故事。
现在已经近9点了,我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讲座是现在结束还是看片子?
观众:看片子!
季卫国:那就耽误一下大家回家休息的时间,实际上下面给大家放的这个片子,大家真的应该看一下,因为你们回家上网是看不到的。在这之前,我先给大家放一个5分钟的短片,这是要告诉大家什么是“镜头语言”。这是2006年,我在东京国际论坛上播放的短片,也是用小DV拍摄的。我给大家放它的意思是想解释“镜头语言”是什么?不用解说词能否看明白?另外,用小DV,用你们现在手里的“武器”,用你的手机是完全可以拍出身边精彩的故事的,关键看你能不能使用这个“世界性的语言”?
    (现场播放短片)
    下面给大家播放《我们的2008》。关于这部片子,我们是全部播放还是播放一半?一共有30分钟。
    (现场播放视频)
感谢大家能够忍耐到现在。其实我开始演讲时心里很纠结,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李老师交给我的任务,所以我就问了周全老师,同学们大概需要什么?他说“了解”。我希望能够通过今晚打开大家的眼界,因你们这个年龄眼界很重要,有多高的眼界就有多大的世界。
希望今天能达到这个目的。再次谢谢同学们!

    主持人:今天耽误了季老师太多时间,讲座非常精彩,希望季老师有机会再来给我们讲一次!让我们大家用热烈的掌声再次感谢季老师!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引用通告地址 (0):http://www.tot.com.cn//trackback.asp?tbID=395
青春的本质,前路茫茫,一无所有(设计大讲堂第四十二讲) 透视国际特效电影制作军规(设计大讲堂第四十四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