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用户:
密码:
 



2018 年 2 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上一年下一年   上一月下一月



热门日志
悉尼大学建筑设计学院
《2004届学生毕业设计...
发展设计教育 培育本土...
2000年9月23日的开...
在广州轻工职校作讲座
在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讲学
澳大利亚科技大学设计学院...
为广州美术学院应届毕业生...
知识青年需要再度上山下乡...
设计深圳地铁标志的家伙是...

最新评论

站点统计
日志:399 篇
评论:375069 篇
留言:248799 篇
引用:43893 个
收藏夹:0 个书签
会员:210526 人
访问:1543898 次

设计不息 跨界不止(设计大讲堂第三十五讲)   [ 2012-04-05 | 作者:wilson | 来自:本站原创]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莫萍:
    非常荣幸请到陈颖老师。其实我跟陈颖老师认识的时间不长,今年上半年去深圳大学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当时是之前有来演讲过的秦岳明老师邀请我过去的,这个学术研讨会跟深圳的一个室内师团体有关,这个团体叫做“深圳十人”。我对陈颖老师的印象,其实在活动现场就有小朋友们觉得陈颖老师跟另外九个人的着装风格完全不同,他看起来更像一个跟设计跟艺术无关的公司老板,衬衣配西装裤,夹着一个小手包,很与众不同。
    会议结束之后,我是坐陈颖老师的车离开的,去另一个活动的现场。我们在车上对于设计教育以及个人的成长有过交谈,我发现他对教育非常有热忱,而且当时我就发现了他对于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的心理特别关注,这可能跟他个人的经历有关,这导致他看设计教育的角度也跟一般的设计师、还有设计公司的老板不一样,他更看重的是人性的部分,我简单地总结一下,陈颖老师认为,一个人要成才,先要成人,一定是要有这样的一个先后顺序,他才能独自面对社会带给他的种种压力,并找到自己的路坚持走下去。在这点上我觉得自己跟陈老师很有共鸣!陈老师为了按时到场连晚饭都没有吃,刚刚才在这里吃了点面包,真的很感佩这样的敬业!现在我们欢迎陈老师。

以下为嘉宾演讲内容:

    谢谢莫萍的介绍!我叫陈颖,也是深圳人。曾经跟你们一样经历过学生时代,所以来看到你们充满活力的面孔觉得很亲切,我的确比较喜欢跟学生在一起做些交流。上次深圳大学搞了个活动,因为“深圳十人”和他们一起办了一个面对全国高校设计系的学生设计竞赛,这个比赛已经进行了两届,我们十个人的眼光都不一样,对学生提交的作品当时有很多的争执,甚至开始联想,这些提交作品参加比赛的学生,在做这些设计的时候内心是怎么想的?他们为什么会做出来这样的作品?回想到我们当年在学校求学的状况,其实都是一样的,作为学生,最大的渴望就是跟这个社会有个链接,想知道外面同行业的前辈,他们的工作生活是什么样子。
    今天我也不想跟大家讲,具体一个设计怎么去做。我听说你们来到场的有各种各样的专业,而我要演讲的主题叫做跨界,刚才开讲前跟你们的才哥有个沟通,听他说你们开的专业其实都不是有非常明确的定位,而更希望有一些混合的东西出来,甚至说不仅仅关于某个专业的设计。来讲之前,我和莫萍也有个沟通,大家谈到设计师这种身份已经越来越离开以前传统的埋头苦干画图做设计、做创意这种阶段了,而更多的成为与社会上各种各样的资源产生多种联系的一个中介角色。
   今天我讲的题目是设计不息,跨界不止。但我讲的时间不会太长,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计划讲半个小时吧,剩下的时间做交流,所以你们有什么问题多问一下我,我想对我也是一种激发,没准能产生新的想法。
   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照片。
   这个照片是在1992年的时候照的,当时我应该是十九、二十岁的样子,跟你们差不多的年龄,大学三年级。我们那时还是两个人一个宿舍,宿友因为是深圳本地的,他比较多回家去住,就我一个人住着。那时候其他宿舍有一个同学喜欢摄影,就给我拍了这张照片,拍的还比较专业,当时调了几盏灯来拍。当然,我大部分时间并不是在宿舍里待着,而是在学校里的资料室。这个资料是就对着深大设计院跟SOM合作设计的88层的世贸中心。我记得这张照片是圣诞节晚上拍的,我们建筑系的几个单身汉都没有什么活动,就只好在里面看书,照片还题上“我们的圣诞”作为纪念。到了三年级,大家都觉得实在受不了了,因为当时正好1989年,学运刚过去,整个深大的气氛也很闷,学校领导层的交替、老师上课也不知道讲啥好,整个都处于一种真空状态,我们做学生的就在学校里面晃,找不到什么寄托。后来发现很多社团挺好玩的,我们几个就进了学校的舞蹈队。当时其实也不是真对舞蹈有兴趣,是因为舞蹈队女孩子居多,也招不到男生,所以我们几个就都进去了,照了这张跳舞的照片,当时我们主要跳现代舞。当然校园生活还有运动会之类的,我们建筑系是学五年的,这张照片是我在大学五年级时参加学校的接力比赛时和同学的合影。最左边最瘦的哥们现在听说有一百八十斤了,现在转了做业务没再做设计了,第二个是比我高五届的师兄,他现在也是开一个公司,做工程比设计更多一点,我左边这位哥们跟我同班,他现在装饰公司里面做很多商场设计,香港的商场很多都是他做的,现在再来看这张照片真的很有意思,那时我们个个都对未来有种种想像,一回头就这么些年过去了。
    毕业的时候我们也有一个合影,那个时候已经有很沧桑的感觉,大家都为了毕业设计投入很多精力时间,熬了两三个通宵。然后到现在,这张照片是我的家庭,我和我太太,还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比较叛逆,很让我们头疼,他现在读三年级了,作业很多,很多题目我都看不懂,这是很大的问题!他原来很瘦的,现在肚皮越来越厚,太多作业根本没有时间让他去运动。
    我给大家看这些照片,是想分享一些我的成长,就是这样由一个农村的孩子、懵懵懂懂地走到了现在。现在我从事的专业,有时是做建筑设计,室内设计更多一点,刚看照片的时候我也说了,我在深大念的是建筑系,学的是建筑学,通俗点说就是个盖房子的。
     室内设计这样的名称,很容易让人想到房子内部的装饰和设计。英语的Interior Design反而更能准确地描述接近我们现在的工作。老实说,现在国内的建筑设计大多数都做的比较粗制乱造一点,很多都需要装饰公司再把空间进行大规模的修改和再完善,这两者之间常常会出现断层,因为有利益在里面,所以室内设计已经很难保持中立的状态了,室内设计就是在这样的现状下兴起的,现在高校里面也有很多环艺专业、室内专业等等。
环艺专业这个称呼,我觉得有蛮中国式的聪明在里面,环艺这个词,啥都包括进去了,甚至可以说,连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都可以包括进去,但最近几年我慢慢地觉得,环艺这种名称也会逐渐变的有很多的局限。所以最近我也出了一本小书,叫做《跨界设计》,提出跨界设计Cross over的概念。我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说法?我们常常觉得既然有分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那么就意味着这两者之间是有界限存在的,但在具体项目设计的过程中,我们往往又要冲破这个界限来把它贯通起来,同时其中还包括了和其他门类的设计之间的融合、借鉴等等。

我们秀城团队的业务范围包括建筑设计、室内设计、还有环境设计。当然也获得业内不少的奖项。这里也和大家分享一些案例。
这个房子是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在家乡盖的,他到深圳做生意赚了一点钱,回去花了四十多万盖了这样一个房子,找到我为他做设计。这个房子就三层半,他的预算也不高,听说到现在还没完全装修完。其实很多农村的人都会在城市赚到些钱之后拿回家盖个房子,让家里光宗耀祖,自己在城市不想待下去了,也可以回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但很多人都是很简单地盖个红砖小楼,在空间上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考虑。这个房子既然是发小来委托我设计,我就有我的考虑。我也是从这个地方出来的,对这里的生活很了解,因此房子做成首层架空,可以给他养牛、养鸡。家里两兄弟,虽然哥哥赚的多一点,弟弟赚的少一点,但农村就是这样,两兄弟在这上面都不能失了面子,因此弟弟也要盖两层,就基于这个考虑,区分了两兄弟的居住空间,因为毕竟都是各自有了家庭,就算是三代同堂,各自有独立的空间更利于家庭和睦,我就设计了弟弟的两层,哥哥做了三层,里面是个复式通透空间,两兄弟各自的生活空间与父母的生活空间通过很多的廊连接起来,我把这个作品称为兄弟别墅。我个人觉得这个兄弟别墅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它不仅仅是传统的农村房子,只有一个出入口,各生活空间不互相交叉,因为中国人兄弟一成年各自有了老婆孩子就会分家,一分家就得把什么都分割的特别清楚,要不很容易过不好,这样家族之间的联系就越来越少,随之而来的自然也是家族共享的公共空间越来越少,传统的院落就此消失了,院落一拆掉之后,兄弟之间干脆没了往来,这是蛮令人可惜的状况,所以我在这个兄弟别墅里面有意设置了不少公共的地方:公共的主厅、公共的通道、公共的平台,这些平台可以让一家人在日常生活中有些交集,虽然兄弟俩分了家,但大家都还是和父亲住在一起。而且,我们把村子的道路网络延伸到了房子里面,整个建筑从室内到室外都和村子连接起来,这样村里的人来来往往地可以来说几句闲话、坐一坐,甚至一起在这个平台上晒太阳聊闲天儿,从而打破了封闭型的房子,住在里面与邻居没什么来往的做法。
   中国南通移动是2003年我们做的内地的一个项目,当时我们连建筑一并接了下来,客户觉得很惊讶,一家装饰公司连建筑盖房子也能做?!不过他们还是很信任我们。很幸运因为建筑外观改造从打地基我们就开始介入,从外立面到到里面的空间布置、室内设计、环境设计,全都一体化给他们提供了设计方案,也很大程度地得以全盘实现。
  天马微电子办公楼是在龙岗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也是我们从建筑开始入手进行到室内。我想特别说一下这个宝安的售楼处设计,当时我们希望能表达一个概念,现在的社会变化太快了!什么东西也不可能留下来。售楼处其实是个很短命的功能空间,卖完楼就得拆掉或改做他用,所以我们做了一些设计,希望能通过设计的方式来定格一些东西,从而让人反思我们所处的时代和我们追赶的速度,同时也能让购房的人对这个售楼处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包括条形码的概念,在这样数字化的时代,每个人都有一个数字的编号,连自己的身份啊、家族的信息啊基本上被数字化了。这个项目里用到的这个鸡腿灯我觉得蛮喜欢的,是我们自己设计的作品,最后东西出来跟我们原来的设计有点差错,但我倒是觉得这错也错的不错,蛮幽默、蛮好玩的。另外一个售楼处我试图表达同样的概念,售楼处的临时性,被拆掉或者改做他用就是它的宿命。在这样一个速度快到丢掉太多东西的时代,我们希望有些什么固定不变的东西基本是痴心妄想的。
我们也做过样板房,这套样板房,我们将家庭的中心设定在厨房,因此把厨房做成开放性的透明空间,让它成房子的一个焦点,因此这个厨房与传统的封闭式厨房有所不同,它是一个表演的舞台。这个房子深圳大运会的代言人戴菲菲看过之后就想把它买下来,还被一些专业设计媒体做成封面案例杂志。
这个作品是2001年完成的,我们想表达东方人享受现代物质生活同时又对过去有点挂念的感觉。但是样板房为了销售的效果,会要热闹一点,但我们不希望热闹的太过了,要控制到可以接受的范围,因此在设计之初就进行了非常详尽的规划,画啊、灯啊、家具都进行了预先的规划。在现场做了之后就朝我们预先计划的方向一步一步做出来,最后出来的效果也不错。包括墙上我们还用手工做些植物的印印上去代表有点东方的感觉,还有屋檐的感觉,这个案例最值得分享的,是室内的设计把中国传统建筑室外的廊屋檐低下的感觉引进来了,当时这个案例获得了中国室内设计大奖赛的第一名,我们自己是觉得有点意外,当然也很开心!
包括这个样板房,我们也给了些东方感觉,用很优美的曲线,把窗限定在曲线里面,感觉在这个空间可以看到另一个空间,这些其实都是把中国传统园林的借景手法用在室内,包括室内的花花草草通过镜子让空间进入另一个空间,包括用很建筑的手法通过墙体独立的包装和处理。
这个项目是甲方给的命题作文,我的儿子现在正在学写作文,其实孩子最讨厌的就是命题作文,很容易就把写作文的兴趣弄的一点都没有了。然后我告诉他说,其实作文就算是命了题,也可以不仅仅满足老师的要求,因为老师只是给了个框,但在这个框里,其实还是可以有很大的书写范围,写出自己真实的感受就好了!这个道理同样也适合在做室内设计的项目过程中,面对到甲方给的具体风格要求。我们做这个样板房时,因为甲方很喜欢地中海风格,因此提了要求一定要做个地中海风格,还给我拿了一大堆的参考资料,蓝白搭配的希腊风,还有高迪的彩色玻璃制品。其实我本人对这样的限定是有点抵触的,大家都知道,地中海沿岸的国家那么多,为什么这么多人一想到地中海风格,就只有蓝白配这一种呢?因此我在设计的时候做了一些创新,墙面的颜色是我专门配的,绿色和黄色,可能一般做地中海风格的不会这么用,当然也有一些花纹雕刻的感觉。
这个房子是金域中央的顶层复式,设计装修完之后,业主说,陈颖你的设计怎么都没有的?按很多装修公司的说法是,没什么装修,给施工队的话,他们会说没有什么钱挣。我自己却觉得,这个案例最值得称道的不是做加法,有很多装饰,很多材料和工序等等,最值得称道的是空间的互动,原来封闭的房间我把墙打掉了,改一个可以折叠打开的推拉门,这边也是做落地的大推拉门,做了一个榻榻米,通过这个榻榻米可以看到客厅,这个风可以从前面南北通透对流过去,这就形成一个家庭活动厅的概念,小孩可以在这里玩,也可以在这里练瑜伽,同时也是一个客房、视听室,基本是一个多功能厅的概念。视听室的外面是个过廊,走过来就到了一个大房间改造成的超级大的奢华洗手间,大洗手间的外面是个书房,原来是一个露台,我们加了个玻璃顶还有个电动的卷帘,当它拉开的时候阳光可以直接射进来,在冬天的时候可以在里面享受日光浴,晚上的时候拉起来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下雨的时候可以享受到水落到玻璃的感觉。廊道用的是透明的玻璃,让人在顶层没有障碍地跟自然交流。下面一楼空间,对面的空间渗透过来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色。
这个房子也是我老家一个亲戚的,做的是折衷主义风格,混合了中式和西式,最值的称道的是顶上的空间,它把乱七八糟的家庭杂物,比如天线、热水器藏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然而还可以开个口看别人,很都市的感觉。
最近我们做了一个案例果园会所,我们从建筑开始进行设计,单层的建筑,屋顶很平缓、很优雅的伸展开来,设计上通过粗大的屋檐来形成一个南方气候的回流空间,很大的廊道形成公共空间,可以在这里会客、展览、交流。包括它跟大自然有一些能量的交换,包括太阳能、雨水的收集、污水的收集和处理利用。这个项目虽然小,但我感觉它应该是一个蛮好的跟自然交流的设计尝试。
这个TCL国际一层我们是从建筑开始介入改造,包括它的会所部分,通过设计我们把它增加了两千多平方米,而且空间变得更加的有意思,有些自然景观介入进去,室内也是我们设计的。
前段时候,我们做了华润三九的办公楼在银湖那里,也是由建筑改造到室内。最近完成的施工图是他们在观澜的总部办公楼,也是从建筑开始介入。还有时代广场的一个案例,柏丽雅控股的一个案例。
我们把这些作品结集做了本书,今天也把这两本书带来送给你们学校的资料室和图书馆,你们可以翻看一下,其中有一些我的设计感想。到现在,我做设计也有十几年了,我发现其实很重要的是要有一些跨界的想法。
    前几年我到了很多地方去做演讲,都是关于跨界设计、建筑和室内一体化设计的概念,通过设计演讲去让更多人了解设计,也做了一些小组织,做了些设计展览,搞了自己的设计比赛,参与到设计教育中。那时候我很热忱去找一些组织,可这些组织都不太可信,后来搞了一个自己的组织就是“深圳十人”,大家一起做一些有真正意义的事情,不想跟那些老头玩。2005年我们第一次一起亮相有很多媒体对我们关注,因为我们是纯设计的团队,不是什么行政的人员在里面,我们每一个都是干活的。秦岳明老师可能也跟你们沟通过,我们做了个行为艺术作品展,别的设计公司设计协会都搞了很多宣扬他们多么能干的一些展览,我们就做了一个书桌椅的展览,展览完之后通过红十会捐给山区。尽管最后成本算下来还是蛮大的,作秀的成分多一点,但我们也开了个先河,不做那些浪费物力表面的功夫,而是做些实际的、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做了“盒子汇”,面对学生选拔新秀,搞一些设计展览,设计比赛是2008年开始做,在2010年重新组织,在秦岳明老师任“深圳十人”轮值主席的时候,在深大重新定了每两年搞一届,还出了本书,这本书下次我送到莫老师,大家可以拿来看看。
总得来说我来从一个乡下的小孩到城市里面被人记住,实现了我个人很大的跨越,总体来说这个跨越对我自己来说是比较好玩的,我一贯地不太喜欢循规蹈矩,学习也好、设计也好,也因此有了这番比较好玩的经历!在这里也祝愿在座的各位,大家都是年轻人,想必也有很多想走出自己独特的路的向嘎,希望大家都能秉持这样的理念——设计不息,跨界不止!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现在看看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互动一下?

    莫:陈老师,你要不要讲述一下你的成长历程?从一个乡下的小孩到一个城市的知名设计师?
陈:我当年受深大的宣传所吸引,觉得深大是个很吸引人的地方,有着先进的理念,没有围墙,学生为主,没有什么行政人员连老师的秘书也是学生,在食堂、银行、书店都是学生在管理,工作的同时可以挣点钱,以前很穷嘛!觉得学建筑也蛮好的,当时的理解很简单,觉得建筑就是盖房子,所以就报了深大建筑系。我一年级进来的时候别人叫我陈博士,因为我带黑框眼镜、拎着黑包走路、很刻板经常去图书馆,不太说话。那时候,我觉得深圳的学生很烦叽叽哇哇的很热闹,看香港的电视,讲些话又掺杂些英语听不懂,很浮躁不学习。后来二年级开始受到打击,是怎么打击呢?因为喜欢上一个女孩,可她不太理我,这之后就转向更爱读书了,很郁闷,天天跑图书馆。到三年级,前面也说了原由,逛逛荡荡的也没什么人管,学生活动倒蛮丰富的,见到建筑系好几个师兄师姐都是舞蹈队的,就凑上去说我们想跳舞,原因并不一定是跳舞,因为舞蹈队里面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没想到虽然没有交到女朋友,但通过加入舞蹈队,给我带来很大的改变。我是学理工科的,入校的时候被人叫陈博士,是做事有板有眼,打算钻研学问学好知识要干四化、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那种有点刻板的人。通过舞蹈队发现,其实还有很多不是技术上的东西挺好玩,也能影响到别人。那时候就对艺术感兴趣了,开始入门了。以前画画的时候阴影啊近大远虚、近实远虚这些技巧性的东西,通过舞蹈队听了音乐、做了动作、安排导演、空间、情绪通过音乐等等综合性的传递信息给观众等等,突然变得很生动,感觉很爽。后来才明白叫做巅峰体验,一下就跨过去了就喜欢设计了。这种跨越激励了我十年!有志愿要做好设计。
我刚毕业的时候,正碰上房地产有点低潮,于是我去了大亚湾,当时这样选择是原因我对深圳很不喜欢,舞蹈队虽然开发了我对艺术、设计的领悟,但里面很多人的生活方式、观念是我不太能接受的。所以我去了大亚湾,听说有那边有很多事情做,我最喜欢就是有事情做。当时工资不多,七百块一个月,老板跟我说工资之外还有奖金,我就去了,也没管那么多,做了很多事情,不计较报酬有两年多。后来实在受不了,因为在大亚湾那边没有生活的,很闷,天天加班熬夜也闹出胃病了。于是回到深圳,先在一个公司打工一年,就出来开自己的工作室。那时候装修公司普遍缺设计师,就跟了包工头去做设计。他们接工程我们画图,后来做着发现不行啊,挂羊头卖狗肉,表面是一套,后面是一套。设计师都挂来挂去,我就想,既然挂着装饰公司的牌子就可以招人了生意就接单了,我们为什么不成立自己的品牌呢?在大学里面我们也是受到这方面的教育,设计师是有价值的,看了那么多大师的传记和作品集,自己为什么不可以试试?!其实在深大念书的时候,有一门课程对我影响很深,这门课程叫做《名师与名作》,专门研究大师的作品和生平、思想,而且还请他们来深大做讲座,我很是受吸引和鼓舞,所以也有这样的想法,一定要为成为大师而努力。这个信念大概坚持了十年就坚持不了,受不了了,怎么受不了呢?因为画图画的实在腰酸背痛、眼花缭乱。顾不了家,顾不了老婆、孩子,家里也有很多意见。我就做了很多的调整。以前想成为一个太强的人,可一个人的力量太弱,一定要团队一定要分享!最近几年开始调整,做品牌,有理念要去传播让大家知道,我认为对于设计师来说,或者说对一个人来说,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健康也是很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好设计!

Q:陈老师,你好。我听莫老师的介绍说你对设计教育有比较独特的看法,我感兴趣,请你分享一下。
A:我以前接受的教育,是传统教育考试的应试型,一大堆记的背的东西,考试做选择题只有唯一答案。学了设计之后,尤其在大二的时候,我开始发现,好多事情答案不止一个,好多答案都可以解决同一个问题,可为什么只设一个标准的答案呢?我就反思以前的教育,感觉自己都被禁锢住了思路。大学三年级,失恋是个转折点,我发现刻板的学习是吸引不到女孩子的,后来就改变了。

Q:你好,陈老师。我是10产品设计的,我想问一下怎样看待设计,还有就说外面有很多的朋友,因为你要做一件事情就要很多理论啊,就想别人评价我说是技工,念技校出来的,只会做技术,这个技术不能用于理论,这个技术有什么含义。就我个人观点来说深大那边两方面都有结合,技术上和理论上都有结合。但是我在这边读了一年多了更觉得技术上的东西有一些理论上的东西很少,我觉得是不是在这里读完是不是再去深造要去报个大专啊看一些设计方面的,对于未来的发展?
A:对于未来摆着两条路是实用跟多一点还是理论更多一点呢?有点这样的困惑是吧,而且我还感觉到你对自己不是非常的肯定。是不是?对自己身处的环境有改善的欲望,希望有兼顾。先回答一个问题我是怎样看设计的,设计是解决问题的,并不是像很多人所说的创造美的漂亮的东西出来而已。从现实的意义上来说,用人单位更喜欢一些一来马上可以上手、可以用的人。这是一个从应用的来说。我感觉你是把问题对立了,把理论和实践对立了,我感觉它们是一个综合性的东西。事实上,在工作以后学的比在学校学的要多的多,尤其是做人的方面,我们的传统教育,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我感觉以前的都没有教会我们怎么去团队合作,工作以后才发现这个很重要,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你无所谓读多或读少,无所谓读理论,或实操更多一点,这个无所谓,更重要的是不断学习的心、新奇的心、感兴趣的心。

Q:陈老师,可以把你做的玻璃厨房的那个东西放回出来吗?我想问老师,你做这个空间是为了让家人来往的多一点嘛,但为什么厨房做成玻璃的呢?我觉得不是很方便,我想像如果我从公司下班,妻子帮我做饭一边跟我说话又隔着玻璃,或者要特地跑到厨房里面,你不觉得很麻烦吗?
A:它是一个展示单位,展示单位的目的很明显,是为了吸引买家买房子,但从功能上来说,你说的对。

Q:灵感不可能一下飚出来的,如果你做一个单位的时候想不出的时候,怎样面对,怎样去哪里找灵感呢?
A:灵感怎么来,需求产生灵感。灵感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需求,还有就是来源于生活,各种各样的科技手段啊,科技展览也可以给予我们灵感。

Q:老师,你好。你刚刚不是说设计是跨界的,设计业是相通的。我是广告制作的学生既是平面设计,可以从室内设计这些里面找那些来学会对我们的专业有帮助?
A:你问这个问题我想起来很多创意的广告啊,往往在我们意料之外的,而且很多都挺生活化的。我记得以前有小个广告香港的,那个人戴着眼镜,蛮书生气质的,手里拿着薯片,然后别人问他几点,一翻手看表薯片哗啦的掉下去了,很清脆的落地声音,然后广告语加乐多薯片,千万不要问几点。我觉得这个也是很好的一个学习,生活里面就可以学习,不一定要通过学习来学习的。
莫:我补充一下,如果你做平面设计想从陈颖老师的作品里面学到东西的话,比如说他的颜色搭配,他对于材质的处理,他对于光影的处理都可以作为你平面设计借鉴的东西,所以的基本语言都是相通的,形状、色彩、质感,陈老师认为呢?

Q:陈老师,我想问个问题是这样的,每个都有自己的想法,怎样把你自己的想法表现在自己的作品当中?我设计一空间,想赋予一个灵魂上去,怎样去体现在空间呢?
A:你的意思是很多的想法,如何把想法表现出来是吧?这是很专业的问题。我分享我现在的做法,我现在的设计表现往往通过sketchup一个软件来建模型把空间出来,然后比例出来,再在这个比例上设计它的骨架、它的比例尺度、空间的运营,然后再到材料、灯光。那么每一个环节都有很多可以表达的东西,我们的着力点在哪里。我感觉现在的客户越来越懂设计了,你的客户是懂设计的,你要用设计师的语言和他沟通。我现在看到很多的问题,包括上次的设计竞赛,很多人花很多力气去做表现,但是真正谈到设计的想法的话,一两句就说的清楚了。但很多人会用很多语言去说一个意思,这就有问题了——想法就一点点,可表达却很多。你这个问题牵涉到设计的深度和资源的整合能力。因为设计是解决问题的,有的时候还是解决一大堆的问题。面对一大堆的问题,要整合出一个比较佳的解决方式,而并不是说刷花枪。我的体会就是,要在设计中表现自己的想法,首先要做的事情,是避免让自己掉到表现的漩涡里面去,为了表现自己在美感上有多么与众不同而去做设计,会出现一堆无用的装饰,因此,我觉得你要把灵魂赋予到你的作品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反而是提升用多种手段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才是最重要的。而提升是需要磨练的。

Q:陈老师,你好。我是09会展专业的学生,明年四五月就毕业了。像我们这种毕业生要怎样才能进入你们公司工作呢?
A:所有的设计公司都很欢迎动手能很强、马上能上手、而且又掌握很多新的思路和方法的的学生,这样的人到哪儿都会很受欢迎,公司抢都抢不及啊。

Q:陈老师,你好。我是10会展。我想问一下老师你的第一桶金,就是说你在事业上有点小成就之后往后的感觉怎样和你之前的感觉是怎样的。然后希望你能分享你成功之后和成功之前的两种感觉。
A:我记得我回到深圳的第一年,帮包工头画效果图、画装修图。那时候有个包工头是来自南宁,做罗湖区的广西宾馆,我们画了一大堆图纸,交了图纸跟他要钱,他不给,怎么办呢?我还要交房租。我现在还记得那包工头的眼神,对我们很不屑,扔了一万块过来说好了可以了,其实欠我们3万块设计费,该出的图都出完了。我们拿着一万块灰溜溜的回来,发现去掉成本不够交房租和吃饭,当时就觉得哎呀设计面对这样的客户挺无奈的,不过内心还是很强悍,觉得越是这样越要创造出自己的品牌,不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当时内心坚持的信念是设计一定有它的价值,设计是解决问题的,设计一定可以创造价值!而且设计的需求在中国会越来越大!你看现在深圳都成了设计之都了。慢慢地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做的项目多了,在专业领域的名声也慢慢地累积起来,开始有客户冲着我们专业上的素养找我们做项目,到现在公司也有了一定的发展。我觉得这样的情况下,不能把公司只当作公司来经营和管理,我希望是能做成一个品牌,经营品牌的话,思维就不一样了,我现在的想法是不要让我们公司的设计师太忙太累,不要像我以前那样,动不动做到半夜一两点钟,要让他们照顾好自己身体以外还可以照顾好家里人——生活很重要,拍拖、结婚、生孩子、孝敬父母都很重要,所以现在的想法更加立体一点,不像以前拿一把刀啊冲锋枪机关枪就拼了的感觉,而且可以用的资源更多一点,感觉更从容一点了,这样的回答可以嘛?

Q:你好,陈老师,我们去和客户谈项目,当我们自己的理念和客户的要求无法达到统一的情况下,是把放下我们的理念满足客户的需求,还是坚持我们的理念?
A: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与客户合作,我希望你不要把焦点放在分歧上面,焦点可以放在哪些方面达成了一致。这个关系到你的目标点怎样确定,如果你的目标定为“我一定要实现我的设计想法”的时候,往往死得很难看。而当你的目标点定为“我去帮助客户实现客户的想法”的时候,而且你可以提供有更多的途径和想法更高效率达到客户对于项目的期待的话,客户就不会跟你对抗,在这种状况下,作为设计师,能够用到的资源会更多一点,更有利于工作的展开。

Q:平时我们和甲方谈方案,若以功能为主的话,最后的设计就会比较简洁一些,但是客户往往会觉得,我交那么多钱给你,你的设计虽然说很实用,但是觉得价值与付的金钱不是很对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
A:你这种情况,我也碰到过。很多客户说陈颖你的设计好像好简单啊,好单纯没什么装修,刚刚我也给你们看了这样的案例。可后来客户在住的过程中觉得,越住越舒服,越住越觉得这设计很好看很耐看。我觉得这样的设计才真正体现了设计师的巧妙心思,而且客户在经过长时间的使用后,越发感觉到这样设计的价值,有些东西并不是要表面喧哗,人生其实就是这样,很多时候我们真正需要的,其实是安宁、平静、细水长流的生活。现在我们这个时代太多人追求表面的喧哗,在表象上投入太多的精力和金钱。但是我相信,最后整个审美观点会回到人类的一个本性,所以该坚持还是要坚持,设计师要做的是引导客户去看他可能暂时还没看到的东西,其实看不到东西对设计的影响远远比看到的东西的意义远远大的多,这个老子早就说过了,“无用之用”,我们现在这个演讲厅,正是因为看不到的这个空间,我们才能坐在里面。

Q:陈老师,你好。我是广告制作班的班主任,我替这些学生问些问题。有三个问题。第一个是你的理想和梦想是什么?第二个是你在大学的时候理想和梦想是什么?第三个是你是怎么建议我们学生建立理想和梦想的
A:好,问的好!说到理想和梦想,我的跨界书里有这方面的分享。我的理想经历过这样的阶段,以前我想成为强者、男子汉、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可以盖一些有影响力的房子,向世界证明我陈颖是能干的、有影响力的。这个是以前的理想,以前读书太无奈了!什么都是标准答案,凑不到标准答案拿不到分,然后所有人觉得你是个失败者,我觉得这样很讨厌!所以最初我成为强者的理想,其实是基于一种逆反心理!我偏不那样干,而且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显示出我的力量来,我要自己成为我自己!
但我现在的想法跟以前不一样了,建筑不是盖房子那么简单,我现在对空间更加注重,因为是“空”才让大家有了交流、沟通,可以活动、可以玩,这些空间,往往不是标志性的建筑,不是地王大厦,不是卓越时代广场,也不是什么纪念碑,所以可以说,我已经开始关注建筑和空间设计本质的东西,而不是那些可视的、功业一般的东西。所以,我现在的理想是多创作让人感到美好的作品。
其实我有了理想也没有完全脱贫。最近接受到很多有关于信仰的问题,包括我身边有很多基督徒、很多信佛的,也有人拉我去听国学的课程,但我都没有能进入到那样虔信的境界。总的来说,我觉得我还在寻找能够带领我和这个世界很好相处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呢?我也没有完全找,所以现在的想法是,用好自己的资源,多做些令人感到美好的事情。让我的孩子感觉还有希望,我想活的慢一点,这是我目前的想法。现在整个社会吧财富作为唯一的一个方向,我觉得这样是有问题的,财富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吗?但是我们很多人已经不知道生活是什么。

Q:陈老师,你好。我是10展示的,刚刚你提到的想进你们公司最主要是动手能力,你的动手能力是指哪方面呢?是指施工图、效果图?那做人处事这方面的呢?
A:都很重要的。这些都很重要。
Q:最主要呢?
A:最主要是身心健康。

Q:陈老师,你好。刚才听你说过之前追个女孩子是吧,但是不怎么理你。我想问下是怎样的结果,你事业有成后回想过去是怎样的状态?
A:好多人不相信,说陈颖你大学时那么风光怎么会追不到女孩子。现实就是我没追到女孩子,跟别人没有关系,跟我有关系。我来自偏远的山区,语言不是很通顺,普通话不太会讲,包括香港话也不太会讲,所以那时都不太敢开口说话,有很强的自卑心理,我记得我读书的时候,我母亲是农民,我爸去外地打工工资才一百多块钱,当时我的一个月的伙食费都要一百二十块钱,那感觉很强烈!本来拼命读书可以养家糊口,可还不能养家糊口还要家里给钱,内心是很不舒展的。那时看到一个女孩子条件很优秀,弹钢琴家境很好很有修养,懂文学懂音乐!可交往的时候就失衡,老是觉得很自卑,老是不敢迈出那一步,连手都不敢拖。事实上把自己不是摆在一个不是平等相爱的状态上,真正的相爱是平等的,有共同语言的,同步同频率的。现在呢回头看其实这是我成长的经历,无法避免的必须摔一跤才明白,自己要补哪里的课:心理上不自信的课。

Q:我想问一下陈老师,每个人都有学习方法,我的问题是可能跟在座每个人都有关系的,从你的经验中,现在的学习方法不适应现在的教育需求,那么怎样在这样的状况下整理出设计思维,一个经验的借鉴吧。
A:这个问题涉及到设计教育的问题,我那时候读深大相对比较自由,原因是那些老师都忙着做设计盖房子,包括我的老师,设计特区报社大厦的那个老师,他们都忙要死,所以对我们就不太管,只是列一大堆书给我们去看。当时深大建筑系的资料室资料是很丰富的,然后当时的系主任许安之也挺好玩的,给我们布置了《名师与名作》的课程联系,要我们去翻译名师生平、建筑案例还有的言论要我们去翻译,每人一小段。这个过程对我们来说挺好的,也查了很多资料了解了很多东西,我现在回想起来,幸亏老师没有过多的干涉我们,给了我们自己成长的空间。因此就我自己的经验分享,我还是觉得学生自己更重要,我记得那时学校资料的书,我们都是拿照相机拍下来晒成照片每人存一份,这都是自己掏钱去做的,因为觉得那些资料很重要,可以作为学习的参考。另外,效果图、草图、还有建筑,都是自己在找资料,很用功去学,不止是花上课那点时间。我感觉,真正负责的学习者无论何时何地都找会去找他的资源和出路,因此不要太责怪环境。不过我记得当时自己也挺多牢骚的,我甚至骂过老师,问老师为什么不管我们,跟老师有些争执莫争着争着还哭起来了,我当时想法很简单,因为大家都说学生是老师的孩子,可老师为什么不管自己的孩子呢?现在回想也挺可爱的。

Q:陈老师,你好。现在设计师都会面对回扣的问题,你会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A: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怎样说呢,整个中国大环境非常缺乏诚信,很多交易在暗面。反正我的公司是不允许设计师接受和产生这方面的交易。基督徒说他们绝对不行贿也绝对不受贿,但好像也不一定,听说教会也爆出很多丑闻来,所以这个问题我还是不能回答。你有什么看法?
Q:我的看法,还是觉得教育很重要。还有社会的体制。
陈:就是说你看到很多与理想状态不一致的。可以理解,我们也经常碰到别人通过非正式的手段把我们排挤掉,也挺气愤。最近碰到很多这种状况,大家觉得社会很黑暗。我现在很后悔开了微博,之前被人拉进微薄,我觉得真是麻烦了!当然这样想有点驼鸟心态,我不去看我就不为这个烦恼,但现在也做不到了。之前关注郭美美事件,关注到我半夜都不睡觉啊,睡不着,一只在看那个微薄,心里当然也是很愤怒!但与其抱怨黑暗还不如点起一根蜡烛,就从自己做起,做好自己,每个人做好自己,就有希望,这是我的想法。

Q:陈老师你好!第一个问题,你觉得有房子就有家吗?
A:那是有房就没有家?
Q:你回答我先。
A:我举个例子,前几天去了一个岛,岛主有游艇,坐游艇过去。他在那里盖了很多别墅,他自己也很多物业,但是他本身的婚姻一塌糊涂。老婆不在身边,孩子不在身边。

Q:好的,我知道了!第二个问题有家没房子还是家吗?
A:很多人说“是!”,我赞同这边的声音。
Q:你觉得你设计过那么多的房子当中,有多少可以真正落实到老百姓当中的?或者说老百姓可以不可以买的起你现在所设计房子?
A:有,我的设计作品里面有很多是面对老百姓的,那个兄弟别墅、还有我亲戚的那个折衷主义风格的房子,包括我自己的房子也是我自己设计的,然后我的很多朋友都是我给他出的主意。他们都买的起,装修的起,住的起。
当然,今天给你们看的大部分是商品房的样板房和有钱人的房子,这是个遗憾。从历史到现在来说,设计师在一定的程度上是被有钱阶层来选择的,所以设计师一旦做到一定阅历的时候,会发现面对的更多是资本问题而不是个人问题,比如说为一群人设计房子,为少数的人设计房子,几个人要盖一大堆房子,就不是一对一个的问题

Q:《功夫熊猫》里的阿宝,都要面对很多的状况,慌里慌张的,它自己也有自己的缺陷,我觉得这种状态大多数都有,而且是一种常态,大多数人可能还没它过的那么快乐,容易忧郁、焦郁、压抑,整天惶惶不安。一看到电话一听到短信,就慌,担心又有什么事了。我记得阿宝在《功夫熊猫3》里最后打大BOSS的时候,它师傅跟它说要找回内心的平静,才能战胜不可战胜的困境,陈老师你找回内心的平静吗?
A:正在找呢!淡定是有一点,但还是没有从容。

Q:这其实我最近感兴趣的问题走到什么阶段才可以这些事情不担心了不怕了随它怎么样了。你是不是也在寻找这种状态?
A:反正我家里的人挺多害怕担心的事情,我孩子的外婆,我老婆,包括我的父亲都挺担心出事,担心我们的健康扛不住,担心吃错东西,担心会生病,担心孩子学习不好,也一样的。包括我也有很多的担心,只不过接受它,担心起来换个角度来看,好像就没那么担心了。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本日志由 wilson 于 2012-04-05 02:29 PM 编辑]
引用通告地址 (0):http://www.tot.com.cn//trackback.asp?tbID=349
用文化养活设计(设计大讲堂第三十三讲) 空间设计的符号特征和趣味性——情感设计观(设计大讲堂第三十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