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用户:
密码:
 



2018 年 11 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上一年下一年   上一月下一月



热门日志
在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讲学
悉尼大学建筑设计学院
《2004届学生毕业设计...
发展设计教育 培育本土...
2000年9月23日的开...
在广州轻工职校作讲座
如何撰写创意简报(设计大...
澳大利亚科技大学设计学院...
为广州美术学院应届毕业生...
知识青年需要再度上山下乡...

最新评论

站点统计
日志:399 篇
评论:425839 篇
留言:282382 篇
引用:43893 个
收藏夹:0 个书签
会员:216107 人
访问:1543898 次

创意摄影(设计大讲堂第十五讲)   [ 2010-04-13 | 作者:wilson | 来自:本站原创]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在一次摄影教学研讨会上,第一次与深圳真实摄影机构 总经理兼摄影师杨长虹谈话,他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直觉判断这是一位非常有思想、非常有才气的新锐摄影师,于是邀请他做设计大讲堂第15讲的演讲嘉宾。果然,演讲很精彩!莫萍把讲稿整理如下:

我在南方都市报当过摄影记者,也有些作品,参加一些国际性和国内的比赛、展览和拍卖,现在又在深圳做工作室,还在深大当过老师,有很多人问我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以前的同事叫我杨老板,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叫我摄影师,当然这些身份的名称我自己觉得并不重要,这些不过是一些社会认知符号而已,我个人觉得,一个人的真实身份是他的思想他的态度,这些都是无形的,但我们因此而界定自己和他人的区别。当然,也因为思想和态度的复杂和多元,每个人也不是一个片面的存在,就如今天,我是作为一个摄影师,来跟大家共同分享我在摄影这个行业和专业当中领会的东西——我的作品也是我思想和态度的一个展现,所以很多创意领域的东西,它不会象我们在学校里面,一个专业、一个学科分的很清楚,它们是可以跨界的,艺术圈和设计圈现在说的“crossover”也就是体察到这种情况而提出来的,事实上,一切行业都有它们自己内在的逻辑联系以及一些普遍适用的精神,都可以用来指导我们思考和处理问题。
    我今天的演讲内容分成3部分,第一部分报道摄影,第二部分人物摄影,第三部分讲的创意摄影。创意摄影这部分将是我今天讲述的重点。
为什么我会在今天以《创意摄影》为主题的演讲当中第一节先讲叙事性摄影的照片呢?在我的摄影职业生涯当中,最开始接触的便是报道性摄影,这对我在后来进行广告拍摄和创意拍摄有一个非常直观、密切的影响作用,那就是叙事性。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叙事性对我之后的创意摄影会这么重要?在我看来,设计和摄影当中有一个很大的区别,设计是用一个意志观念在进行创作,而摄影专业技能,按英文单词的源头来说,合起来就“是用光线进行绘画。”从用光线绘画的叙事摄影当中,我得到了戏剧性和故事性创作的经验还有灵感,这在摄影当中是至关重要的!这也是摄影和设计有所区别的地方——摄影师需要将自己对现场观察当中的细节、人文情感的发现、关怀和表露等等这些关系的把握,来组成自己创意摄影作品的元素,这些元素在实际的人际关系当中、在生活情节当中、在一个价值观念当中都会出现一个必然的情景和细节。
我之前拍的一组黄木岗的照片,这组照片是在现在的笔架山公园附近拍的,这个地方是深圳最老的移民居住区,深圳刚作为特区开始发展的时候,有很多刚来到深圳的人都在黄木岗居住过,比如说最早的一批知识分子,他们很多都把到深圳的第一个落脚之处、第一个家,放在黄木岗。这个地方后来进行了拆迁改造,在拆迁,我去拍了这一组照片。有残疾的父亲带着孩子居住和生活了整整8年的临街小商铺,当时小卖部的门面都已经被拆除了,他们的床就直接搭在地上,胖儿子就爬在床板上做功课——他们是黄木岗拆迁的最后10户中的1户,这户人家现在居住在景田北的一个小区里。还有一些拆迁的房子,这些房子的墙上都会有一个拆字,还有一些编号,这就是像一些设计理论书里面说到的,图片摄影当中会出现一些字符,“坚决贯彻落实……”、“实现……”、“搬家……”、“135”、“5栋”,这些东西在摄影中,我认为都是一些细节元素,在设计中也是会用到的字符元素。但这些元素在摄影当中是原生态的,呈现一种自然而然出现,或者说偶然出现并组合的关系。在这些关系当中,人和物出现的第一维、第二维、第三维的状态,后面的背景墙我将之视为最后一维的东西,它在叙说一个故事。——窗户里面是一个小卖铺,贴着出入平安的符号,这些都是很好的细节元素。在我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这个男人正在关注一个推着废物过去的人,而跑进画面的小孩是一个新的、一个有生命力的东西,来把这个行将消失的场景扩充开来。事实上,在我以前所接触的新闻摄影正规取景的方法当中,这张照片的方式是很随意的。因为当时我研究了很多国外摄影师的报道性照片的时候有一个很深的感受,我觉得比较起国外的同行,国内的同行当中甚至包括我自己,都会有一个拘谨的取景方式,例如点线面的构图、传统映像的构图,必须用一个标准的方式,但是在这个拆迁主题的拍摄当中,我开始以最简单的方式去描述一个情节,而这种情节的描述我觉得是用气场去感受它——我所说的气场是什么呢?每一个场景都会给摄影师一种感应,这是用心才能去感受的;而另外一种我觉得是气场,在这个气场当中,照相机如何去索取并保存住现场当中的氛围,我觉得应该是一种非刻意性的拍摄方式。在这一个专题当中,我用了很多这个手法去锻炼自己,跳出以前的取景方式去制作和拍摄。有些照片当中,我会用到一些阴影的关系,画面展现出一种图形的构造,这和设计是有关系的,设计也会用到很多图形的叠加,在影像、摄影当中也会有几维的东西,在这张照片当中,冠中看到的第一维的东西是人物表情,第二维是投影下的房子,在阴影中出现的两个拆字和电线杆,第三维的最后的背景是建筑物的本身。还有一些也是用气场的方式来进行描述,而不是以一种报道性的、刻意的方式去取景。我拍摄了一个在凌晨3:00的时候仍在拆迁的街道,在拆迁之前的晚上,这条街道是不会关掉灯的,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小集市,但在我拍这张照片时,这里只剩下一家快餐厅、两家修鞋的地方,落寞了很多,起哦在取景的时候利用了水的倒影和反光,使得这个场景在照片中变得凄凉起来。我也在凌晨4:00的时候拍下拆迁区,一整栋楼里,只有一家人在居住,空空的大楼,阴影处有保安在巡逻,我用了冷色调的方式来拍摄,留住那种强烈的寥落感。而另一张有孕妇的照片是在白天拍摄的,为什么我会选择让一个孕妇出现在画面上,拆迁,就好像人的生命一样,有事物凋败而去,但在凋败的同时,也会有新生命的诞生,这片看似颓败的拆迁之地,即将会出现新的产物,它会建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是一个公园,是一个新的建筑物或者是政府以前承诺的一个网球场?那已经不重要了,这是破镜重新的过程。还有一些拾荒者在拆迁的时候直接把房子的铁窗子抬着就走了,门窗都消失了,在这些东西消失的过程中,照片留下了飞过去的小鸟、树上新开的小桃花,还有路过的女孩子衣服上上拟人的面孔,这几个关系让我觉得,这些都即将过去,以一种时间的关系,让我以后会想起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的故事,故事在进行,我用摄影的方式叙述它,而不仅仅是记录它的现状。在拍完这些之后,我觉得可能要下雨,我躲在拆迁区附近的一个小凉亭里面,等天下完雨,而大雨带来的雾气并没有完全走散的时候拍摄了这张照片,它表达了我的一种感觉和情绪,我觉得黄木岗这边有很多说不清的故事在发生着,这张有着魅味感觉的照片成了这个黄木岗拆迁报道的最后一张照片。我希望通过这些照片告诉大家,在这个拆迁故事中,我找到一个不是用大脑逻辑、而是用气场的关系去拍摄的方式,就是用心去感觉,然后用相机抓取这种感觉。有时候一些场景,如果用大脑逻辑去分析怎么构图的话,很可能找不到合适的分界点和取景方式,但是如果用气场的方式我觉得是可以描述得更清晰一些的,抓住这种感觉,能在摄影作品当中形成一种视觉关系,而这种视觉关系,也会将我感受到的东西传达给观者。
2005年,南方都市报接了华侨城集团投资的一个很大的广告项目,需要用软文的方式做一个版面宣传配合,华侨城方面希望我们去拍摄他们“龙凤舞中华”的舞台剧,报社也给我下了死命令,要求我一定要让华侨城集团接受我的拍摄,只有这样,他们的广告投放项目才会产生。面对这个命题作文,我就不是采用之前的气场手法了。关于舞台也好,T台也好,我看过的、自己拍过的都很多,这个主题有很多节奏和很多旋动的东西是我掌握不了的。我记得我当时直接用笔的方式写了一个拍摄提纲给他们,就说我会拍到舞台后面的几部分,包括
一、上台前的一瞬间; 二、排练和化妆的过程; 三、某个人物的肖像;我也反复重申了我是不会拍到大场景的。起华侨城集团说服他们的时候,我也是说:大家在台前看的东西很多,实际上幕后的每一样东西很少有人看的到,所以我没有去拍台前,而是走到了幕后。我拍了演员们在舞台后拉开帷幕准备走到台前的照片、也有一个演员在等待着即将要上台的那一瞬间的照片,还有他们在后台正在进行排练的照片,他们在化妆间自己化妆时的照片,他们表演完后从舞台回到后台的照片,我将之称为舞台后面的炫动!这些舞台上的演员,非常年轻漂亮,很多都是从14岁的时候就从艺校毕业出来就到华侨城的民族文化村里做舞台表演,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来到深圳做表演,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明星梦想,他们的化妆镜上到处都贴着明星的图片。最后一张照片我拍了一个女孩,我觉得很漂亮,她在一朵荷花下面,虽然花是假的,但这个女孩特别有韵味!整个照片呈现出一种气质,对于美和未来的某种期待,这个专题的收尾就用了这张照片。
这组帮一本杂志在毛里求斯拍摄杂志封面的主题性照片,是我在去到毛里求斯之后才确定的主题概念,让男女模特扮成一对新人来进行类似婚纱摄影的拍摄。为什么选用一组新人,是因为根据当地的地理环境和文化为基础,我觉得这次的拍摄一定要有个故事性,把殖民地的人和当地的民风拍摄进去,所以我选用了印度籍的男模特和法国籍的女模特。在我拍摄这些叙事性的现实场景当中,我有了更多关于摄影元素的严肃思考,比如说民风、生活习惯等等,这些对于摄影来说实际上是很重要的,很多元素都是相互关联的。
人物拍摄部分,比较重要的项目是我作为摄影师工作了6年之后、南方都市报成立10周年的时候拍摄的。当时我主要负责重大专题的拍摄,包括名人专访还有重大新闻报道。在这一过程当中,我觉得人物拍摄给予我最多东西的是:和人物的沟通我获得了很多故事性元素,比如一个人的生活经历、他背后的思考等等是我最感兴趣的,之后我回忆起来,这些故事是我在拍摄的过程中得到很大启发的、非常重要的一块。这个主题是改革开放30周年南方都市报以《中国的选择》为题做的一个系列专访,我拍摄了好几个人物,第一个是中国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在和茅于轼一个半小时的聊天当中,我觉得他是个很有趣的人,他每天的晨练时间是3个小时,他会在早上6:30起床,然后出门晨练一直练到9:00,在这三个小时里,他练太极拳、气功,还会在双杆上玩一些器械的东西,他觉得晨练的过程对自己很重要,能够把自己的思想全部沉淀下来,然后再去想现在所面临的经济状况。他的理论当中有个重要的环节,那就是他懂得,不管做什么事情,一开始要把自己先放松下来,完全清空,把它完全梳理干净,这样才能用全副心思去思考他所要面对的问题。在我跟拍他的时间里,我拍了2组,有一组是有两张照片,一张是他在松树下打太极拳;另一张是他在玩双杠,最后我选择了那张双杠的照片,就一个普通的老人家在做晨练的样子。实际上,这个《中国的选择》的主题专访,直到今年我才知道我拍的这些人物照片当中的特点是什么,这是我之前的一个同事告诉我的,这个同事去了北京一个杂志社做图片总监,他前段时间给了我一个电话,希望我帮他去拍张靓颖,我说我可能没有时间,他说实在不行的话,希望我能在北京帮他介绍一个摄影师,标准就是可以把名人拍得和普通人一样,我才知道原来我拍摄人物有这样的特点!所以我才把我拍过的人物去梳理出来,自己做些回顾和总结,从中发现人物拍摄给予了我什么。我还拍了中国的第一人权律师张思之先生,江青的案子是他去打的,大兴安岭的人权法案也是他去打赢的。老先生已经快接近70岁了,每天的睡眠只有3、4个小时,我那天早上去找他的时候,他还没起床,早上去找他的时候,他说:“忘了约你的时间是早上9:00,我昨天一直在熬夜。”我看到他家里非常的乱,那天我拍摄的第一张照片非常乱,老先生看了之后说,这张照片你还是自己留着私藏吧,不要发布出来。然后我们去了他的书房去拍,去到我们动手把书房整理了一下,办公桌上还有他昨天没有看完的资料,老先生自己去洗了一把脸,然后和我喝了半小时普洱茶,他把自己对于人权的理解描述了给我听。他在我的镜头当中,很和蔼地直视着镜头,当时我感觉,我能把他平静的生活状态拍摄进去就行了!所以我就选择了让他以照片上这样,用手撑着桌子进行拍摄。接下来这张照片的故事最多,他是改革开放中第一个下海的人,年广久,他创立了名牌“傻子瓜子”,邓小平说过,年广九是中国下海的第一人,从那之后,他就成了名人。年广九是农民出身,在我去拍摄这张照片的前3天,他有个儿子被杀了,据我们文艺记者说,可能是他家里因为争夺“傻子瓜子”的产权闹出来的,但是没有定案,到现在好像这案子还没结。当时我去找他,他喝了二两酒,脸红通通的,跟我说芜湖这边没有什么好吃的,我请你吃碗牛肉面吧!吃完面后我问他:“在哪拍?”他说:“随便,在大街上嘛,或者在芜湖旁边的小湖上去。” 那天正好是芜湖冬天的第一场大雪,拍摄当中一个很重要的细节产生了,他怎么都不愿意把手露出来,说太冷了,不舒服。那一般在拍摄当中,我们应该都会见到被拍摄的人的双手的,他为什么要把手缩进袖子里去?我觉得这是他最淳朴的一面,他没有在镜头前伪装自己、妆点自己,农民的特点在他的骨子里一直没有改变过。他把手搂在袖子里面,肚子前面的衣服里面还搂着要送给我的东西,4包傻子瓜子。这使得他的皮衣都鼓了起来。他说:“你是南方来的记者,肯定没有吃过我做的瓜子,等拍完了我就给你带着回去路上吃。”这个把手收在袖子里,把瓜子放在肚皮上的细节,我觉得这就是中国第一批下海的农民企业家,这就是他的形象,我就没有刻意去要求他改变。但在他的笑容中,你会觉得他已经经历过很多,以及他面对现实的勇敢还有那种骨子里的朴实。我还拍了著名作家张贤亮,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作家,我去采访他的时候,他声称自己是中国作家中最有钱的,周星驰的《大话西游》就是在他的西部影视城拍的,西部影城是他的私人产业,周星驰在城墙上对着朱茵说一万年的那个场景,就是他家院子的墙头。张贤亮这位老先生一直给自己的定位是他可以做皇帝,他一直想做皇帝,他觉得自己有统领天下的能力,他可以去造势。我觉得他的气质当中也确确实实保存着这些东西,他和之前我拍摄的人物气质是不一样的,他确确实实有着一种自傲、自高的气质,他写的一些书都是禁书,一本《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就让他坐了监狱,后来他到国外的资助,在国外发表了自己的作品,这些钱他用来做了西部影城。还有一个人物叫胡福明,大家可能不认识他,但那句“实践是解决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他说出来的。还有一些人我就不详细讲了。
在南方都市报成立10年的广告片中,在这张照片中,我就加入了叙事性的故事拍摄和人物拍摄的技巧在里面。拍摄这张照片的过程中,我实际上是担当了导演的工作,实际上设计师也是导演,导演着你设计作品中的任何一个元素、任何一个关系,这些关系都是在你的逻辑思维中创造出来的,哪怕是一朵花用的是红色,另外一个小车是蓝色,这些都需要去考虑创造的元素和元素之间的逻辑关系。在中国,车祸是最多的社会新闻,所以我们在这张内部员工的宣传片中选用了车祸现场来进行拍摄。在这张照片中,我表现了一个车祸现场,在我描述的人物当中,我自己扮演一个被撞的摩托车仔,画面右边是文字突发记者,另一个是负责摄影的现场突发记者,实际上这个场景是一个新闻还原现场,这样的还原现场是我们在日常新闻的拍摄叙事性故事拍摄当中,积累下来的一个故事创造方式,因为在创造一个故事的过程中,你必须要有一个正常的逻辑关系,不可能说一个摄影记者会突然跑到后面去,站在这个被撞的人的前面,因为所有的车祸现场在现实环境中是被保护的,记者也进不去,所以会有一个距离,这些人都只能以保安为界限,站在警戒线之外去进行采访和拍摄。那撞车的现场当中,冒烟可大可小,这些细节的东西在脚本制作当中我就写得很清楚,为什么会有摩托车?因为摩托车的交通肇事率很高,在广东的深圳以及广州都已经禁摩了,用摩托车很典型的。
另一张10周年照片,是配合贾樟柯导演的一句话:“我对电影的热爱源自于我寻找自由的一个方法,有信念的人可以走得更远。”他说的这句话和南方都市报的一句广告语是相同的:“鲜花在前方,我们永远在路上。”这句话给人的感觉就是,好像这鲜花我们是追不上的。那么在南方都市报10周年的时候引用贾樟柯这句话就有点意思,他正好得到金球奖的最佳导演,然后我就让他在中山大学的剧院里面拿着朵鲜花,剧院里空无一人,都没有。那个拿着鲜花的人也是最后才出现,在远景处,那个拿鲜花的人也是我,作为一个摄影师,能策划整个拍摄,并且也能参与其中,扮演其中的一个角色,我觉得很有意思,以后别人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看到我,我想我会更开心。就像大家做设计一样,有时候你作品里面的任何一个人物可能就是你自己,是快乐的或者是忧郁的,某些在你的外向性格当中表露不出来的东西用另一种方式得到呈现,会是一种有趣的经验。我让自己出现在自己的作品当中,我觉得借此,我可以去纪念一些东西,可以让自己的时间沉淀在自己的作品当中,形成回忆。还有一张照片拍摄的是梁文道,也是根据他说的一句话去制造的一个场景:“如果媒体是社会的镜子,那我们就是一群擦镜子的工人,我们只想清清楚楚、不卑不亢地看见中国。”那我就是根据这句话去拍摄的,实际上在这个拍摄的场景当中一开始我们制造的是什么呢?我最初想说的是一个关于“夜莺”的故事,但是因为找不到这样的模特,拍摄这样灯红酒绿的、莺歌燕舞的女孩子是没有人敢出来现身的,最后改了大家看到的这个方案。梁文道还说了一句话:“现在的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贫富差距的越来越大。”所以我们选用了贫富差距来进行拍摄。这张照片当中也出现了前面的三张中都会出现的红色,车祸现场的鲜血是红色的元素,剧院里我拿的鲜花也是红色,在这张照片当中,小孩子看着红色的气球。还有我扮演的最后一个角色——民工,我的脖子上拴一条红色的毛巾,梁文道面前的这个镜子,代表的是媒体,我们是有理想的!我在这一系列中,这些怀抱理想的人,他们不卑不亢的精神,就如红色般隐性地呈现在画面中,低调,但还是心有热血。
这张陈楚生的照片,我换了一种方式去拍,有别于我之前拍人物摄影时用到的故事性手法。当时陈楚生是在得了快乐男声的冠军之后,到深圳举行签售会,我们在现场把灯光全部打好,要求在他签售的过程中不时朝着镜头的方向回头,然后我们来抓拍。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方式,是因为我觉得人在工作环境当中的意识状态是最清晰的反应他自己的吧,所以我用了一种动静的关系去进行拍摄。另一张是深圳小姐冠军高海韵,照片是在地铁拍摄的,我想还原的现场是:一个爱美的人在地铁靠着玻璃的反射化妆,时时关注自己的外貌。这个系列还包括因特虎三剑客之一老亨、主持人郑沛芳、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李红光、民间慈善第一人八分斋、深圳眼科医院博士姚晓明等待呢个,在拍摄这几个人物时,我都试图抓住他们的一个状态,那就是他们都有一个欲动性,将动未动,这是一种即时的表现方式,但是我用了一个反拍的方式把即时的这个场景还原出来,并且这个状态和他们自己的职业是有联系的。所以,我觉得这一部分的人物摄影给予我的,是我在做创意摄影的时候,能对人物的表情和人物故事进行一个深入的刻画,学会怎么去寻找人与人逻辑关系。
今天我讲的重点会放在创意摄影。我曾经为南方都市报和北京奥组委拍摄了一组的奥运大片,主题是“中国奥运”。当时我的考量是希望采用中国元素来拍摄中国奥运会的28个大项目,这种考量和设计有着相同的关系。关于摄影,大家接触的比较多的,是我们通常看到的一种抓拍的新闻方式,用一种客观性的拍摄手法。而这个《中国奥运》系列,是首先从思维空间当中去创造出一个元素、一个关系,然后用摄影的方式展现出来。第一张拍摄的田径项目,背景文字是:快0.01秒可以诞生一个世界冠军,快0.01秒可以拯救一个生命!实际上是用消防队员的工作来展现速度。在这张照片当中,线条关系是和设计相同的,我所用到的跑道线是用消防队员的喷水管去制作的,可能很多人不会去注意这个线条,但是如果没有布下的这些水管线条的话,那可能和奥运的关联意向就不明显了。加上因为当时刘翔得了世界冠军,我想到用跨栏的动作来进行拍摄,这些想法加起来,就成就了大家现在看到的这张照片。另一张照片是现代五项,我找的模特是广东现代舞第一人,第一项击剑、第二项游泳、第三项马术、第四项越野、第五项射击,现代五项来源于二战当中五项全能的教官式考验,战争时期用于特种兵和将官训练,这组拍摄当中,我借鉴了人的原始状态到人行走的一个演变,也就是一个运动的演变,所以让模特以现代舞的方式把击剑和越野当中做一个连贯性现代舞表演的一个联系,然后又从游泳到越野当中做一个联系,接着又到马术到越野一个联系和射击到越野的一个关系,形成整个演变过程,现在大家看到的照片实际上是摄影后期合成的结果。
乒乓球的这张照片是用我小时候的经历去拍摄的,那时当下课铃声响起,我就跑去打乒乓球,我绿色的书包里面总有一个铁皮的钢笔盒,带着钢笔盒的碰撞声我把书包放在用水泥做的乒乓球台旁边,等着自己的对手,我就用这个童年的回忆来规划这张照片,我想我们这个年纪的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吧!为什么我会用红领巾把画面中孩子的眼睛蒙上?这个和设计是相同的,摄影有时候也必须在画面上做一个引言关系,引言是什么呢?如果你细心地观察这张照片,也试着把你的眼睛蒙上,你能找到的感觉是什么?当你打起球,球拍和这个球只有几公分的时候,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这个当中是有联系的!这个引言是希望我用视觉的关系牵系大家的一个观点,我为什么让你去感受这个场景的拍摄?我蒙眼睛的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引线,让你们去思考,蒙上眼睛的这个目的是什么!我以前有个同学小时候入选了专业乒乓球队,最后一直在打球,所以文字知识没学到。实际上在我们中国乒乓球的强势背后,很多运动员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训练,成为冠军的不过是其中的很少数,他们的训练非常艰苦苦,所以画面中的另一个小孩,虽然他得到了奖杯,但他的表情有一种平静和理所当然,因为他并不是得到了一种很开心的东西,他会觉得这东西不过是他一直在努力的目标,然后得到也不过是理所当然的。
还有一张照片是表现射击的,日本一位禅意大师说的话给了我灵感,他说:在二元进制的方式当中,人的行为和心做到一致的时候,会得到一致的结果。当人心的境界和物体的感觉一致的时候,你就能感觉到物体的生长的每一个细节,这种说法我觉得和中国气功有点类似,气功当中如果你吸气、呼气的时候,你能感觉到你的肌肉的某个部分堵塞了,你要把气运过去打通它,这是相同的。这张射击的照片我就用到了那句禅语,让模特闭上眼睛,提示观者也安静自己的心,这样你能感觉到点和点之间关系的一致性,这些针灸用的针,在扎下的时候得插多么精准才不会让人心闲气定?!有时候摄影和设计作品中都需要一个引言,我作为一个创作者,怎么才能让观者进入我的大脑逻辑,这非常重要,画中人闭眼了,当观者用心去思考的时候,他会明了我闭眼的动作想表达的是什么。
拳击的照片我找了两只动物和一个驯兽师,因为我看过拳王泰森说过的一句话,他说:拳击就是人与兽的比重关系,如果你过了这个关系,你就只剩兽性了,如果你不超越这种关系,你还是在人性的范畴内发挥。我就想到用动物来拍摄这张照片,但当时找到的这两只猩猩,只会骑摩托车,不会打拳。驯兽师是从泰国来的,他以前在泰国驯狒狒,我之前去泰国玩认识他,在我拍摄《中国奥运》的片子的时候,他刚好来中国,给我电话告诉我说他认识了一个中国的太太,很想在中国找一份工作。我就让他帮我拍这个拳击的照片,他花了一个星期就教会了两只只会骑摩托车的猩猩打拳,香江野生动物园也就把他留下来工作了。我觉得特别有趣,所以很多东西是有缘分的,当你想用心去把这些关系穿插起来,总会有一种圆满。
还有马术的照片,了解粤剧的人都会知道,画面上这个人是粤剧中的刀马旦,当刀马旦把手扬起来、把马鞭横过来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意味着她是骑在马上,并且把马头仰起来了。她手里拿的这根棍子既是马鞭又代表马本身,这是中国传统艺术里面很写意的部分,我们扬鞭骑马不需要马、划桨行舟也不需要舟,所以我们在这些上面比西方人牵匹马上舞台要来的有意境、有想象空间多了!实际上拍这张照片真的很危险,30几楼高的楼顶,风非常大,这个演员全套行头加起来几十斤,背上还背着很多架子旗,真的风一来很容易就给吹下去,很危险!这个粤剧员也觉得很害怕!那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在高楼上拍呢?我觉得粤剧目前所面临的情况就和马术障碍赛一样——现在的都市环境当中,年轻一辈的人都不愿意看粤剧了,这样一个物质文明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很多传统的、民族的东西已经赶不上它的速度了,因此,粤剧和马术一样,要继续发展,还需要跨越很多障碍,一个生活压力的障碍,一个文化保存的障碍都在里面,所以我选择在高楼上拍,我们只有站的高才能看的远,这样子才能更好地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
关于帆船的照片是在广州小洲村的一个祠堂拍的,我当时想到了一个很好玩的东西,就是怎么去制造波浪,我用了棉花,而模特是小洲村最老的两个船夫,当时还把他们最老的一艘船拉了出来,在祠堂的旁边做出那种在水里划船的感觉,帆船是来源于荷兰,荷兰以前是以航运著称的,在每年的航运当中都会有个比赛,把这种精神延续下来之后,就变成了奥运会中的帆船运动,所以棉花在这里既有波浪的意思,也有航运货物的意思。
我还尝试了用中国的丢沙包拍摄的垒球运动、用踢毽子拍摄足球运动,而这两张的关系是相同的,这两个运动实际上注重的是一个游戏规则,制定一个规则,然后大家都按这个规则来玩,这个规则同时也是一种精神,一种公平竞争、团结合作的精神,所以这两张都是用精神来做创意。
另一张照片你们可能不会注意到细节,如果是印刷品的话,你会看到这个小孩身上的筋都是暴露出来的,而且有很多汗。这个小孩子3岁半就被送到广州京剧杂技团,现在已经6岁半,每天做倒立这个项目200个。所以这张照片不是拍体操,而是举重。文字是最好的逻辑体现,设计也是一样,我们可以从文字当中摸出一些线索这张照片是从这句话中出来的:要举起比自己的承重量更大的东西,你必须先把自己举起来。也就是说,要战胜对方,就必须先战胜自己。小孩子这么小就能把自己的身躯举起来,那他一定得先把自己的意志力举起来。
还有一张照片是摔跤,我在做报道摄影的时候,曾拍摄到中国最古老的一个剧种,叫做曲剧。这个剧里面有一个两头忙的角色,其实是一个演员套着个傀儡演的,所以我用这个拍了《中国奥运》的摔跤系列。这个我也有一句话的启发:“当你自己的意识不倒下的时候,谁都扳不倒你”——和举重是同样的一种精神关系。皮划艇我用的是龙舟的感觉,这张照片拍于汶川地震默哀三分钟的时候,也是祈祷来年风调雨顺的一个愿望。这张照片很巧,当时拍的时候,一群小鸭子游过来凑了热闹,我没有找这些小鸭子当元素的,是它自己过来的。模特手里拿着百合花都是我们想好的,我们之前想过用菊花,但是菊花祭奠的感觉就太强了,希望我的照片中更强烈的应该是祈祷和对未来的希望,所以最后我撒的是百合花和白色玫瑰花,而并没有用到菊花,还是更突出奥运的东西吧!
这张表现水上运动的照片就和设计很相似了,我不可能真的到水里去拍这个水上运动,因为水里面的打光和器材的要求非常严格,我找不到这样的器材,所以这张就和我拍棉花一样,用粤剧和棉花那样的中国写意方式去进行拍摄,画面中的鱼一看就知道是假鱼,这个还好处理,关键是画面中的水该怎么处理,我小时候抽烟的经验帮了我这个忙,我记得那时把烟雾吐在薄膜纸上时候看着非常漂亮,而且隐隐约约,很有美感,所以我找了很多塑胶布来做试验,最后的结果是舍去了烟雾而直接用了塑胶布,模特站在塑胶布里面,我让布不停地抖动,动起来之后我在照片的后期做了一个液化处理,把塑胶布做虚,出来的效果就像我们平时在海边看到的阴天海浪的样子。
奥运创意项目的29个项目我没有都带过来,我只是把其中和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的部分做了一个展示。我的这个主题,如果面对整个设计学院学生的话,我觉得会比专门针对摄影专业学生的来的更难,因为摄影的东西,我想我把照片打出来,他们基本能一看就清楚地了解我想说什么。我想和说有学设计的同学讲的是,摄影和设计有什么联系?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前几天我去参加了一个话剧表演,每一种表演都有一个特殊的方式,比如演电影、演电视剧,一般来说,必须是自然的、真实的、有生活味的,就算有戏剧性,也不能走的太离谱,但是话剧不一样,站在舞台上的每一个人,声音都非常的洪亮,肢体动作要比电影和剧集来的夸张很多,但这种夸张也是适度的,以达到肢体和语言的渲染力。我参加完这个表演,回到自己的专业来想,摄影也有自己的元素和语言方式。
创意摄影和设计一样,摄影师必须把自己的镜头语言和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先创造出来,然后再进行细分化。而细节元素应该是会在摄影师大脑的逻辑思维当中出现的,对于设计来说,这些细节元素是一些线条或者几何体,对于摄影,就是平常的生活细节,因为作为摄影最初的一个基本功能,它就是一个见证性的技术,用来记录重大事件、新闻、意外、犯罪证据等等等等,因此拍摄的元素必然是来源于生活的。如果有摄影师希望能超越于生活,进入创意摄影的范畴,他也必须具备有一个基础线,必须对所有东西进行细微的观察,并且多阅读,只有这样,他才能有足够的能力把细节元素串在一起,拍出好的作品。每个人都有拿着相机去拍摄的时候,但不是每个人都是摄影师!也不要觉得拿着相机拍了张照片,通过后期做一做就叫摄影,这只是摄影的一种方式而已,摄影师一定有他自己的摄影语言,这个语言,不是设计能够去取代的,而且我认为,这个语言是摄影师必须去捍卫的!所以我今天所讲的创意摄影中所用到的这些元素关系,还是摄影本身的一种元素关系,是“摄影和设计”,而不是“设计摄影”,他们两者是有区别的。摄影的精神是在摄影本身的范畴内去创造更多的语言方式、更多的可能性,而不是靠设计去补充它。


Q&A
1、怎样把摄影照片的构图做得更好,更完美?
摄影和设计都有一个精神,你只要热爱这个东西,不断地去拍摄,熟练之后你会发现你玩的东西都是一些小技巧。之前还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能把照片的人照得是清楚的,而后面是虚的?一般来说,一个人拍摄一两次照片,只要有心的话就会在失误中意识到调整和修正的可能性,你就会开始研究快门和速度的关系之类的,你会发现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很简单的技术,所以这一定是要通过你自己的积累,你拍的越多,就会发现这个东西会很容易做到。

2、在拍摄的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如何解决?
我在拍摄奥运这组照片的时候,我是一个星期想一张,拍到第四张的时候已经枯竭了,觉得没有东西了,该玩的东西都玩完了。然后我就在想我该怎么创造一个想法,非常的难受,这个情况下,我会去看书,去看碟,什么东西都会做,但是有样东西很重要,就是沟通,一定不要去介意这个东西是怎样产生的,你就把你的东西拿出来给你的朋友看,谁都会给你一个不同的答案,只是你有没这样去尝试过,外面的人都会有更出色的,他只要告诉你一点东西,那这个东西就有可能是你的引线,你就可以把这个东西放大了。

3、在接到一个方案的时候是先收集资料先还是先构思?
我一定会先构思。因为我们能做的事情只有这么一点,别人交给你一个设计,势必有一个原因,就是你比他专业,而你不把你专业的东西先想出来,提供别人来做选择的话,那我觉得会很难,如果别人信赖于你,那你得做A、B、C个方案让别人去选择,其实你想得越多就会沉淀越多东西,这次用不上,可能下次就能用到,比如A找我做一个东西,我想了3个方案,但最后项目没谈成,B也找我做,我也想了3个方案,结果这个也没谈成,这没关系,因为我有6个方案了;突然有一天C来找我做项目,我就可以拿出6个方案!这是我想要得到的结果!而且这6个东西是有情感的、是有时间的反复推敲打磨的,这都会成为我在摄影专业上积淀的过程。

4、假如用“禅”,你会怎样去表达?
    以前我想过我会用一缕轻烟吧,我记得有个中央台的广告,它做这个主题做的很好,是有一尾鱼慢慢地游过来,但是如果你说在镜头前我会怎么去拍摄,那我会去拍一滴水,我会用一个很细的镜头拍摄水滴怎么掉下去的,我觉得这也有禅意,禅意是自己给自己定义的一个最安静境界的,我觉得就是禅。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本日志由 wilson 于 2010-05-07 05:50 PM 编辑]
引用通告地址 (4):http://www.tot.com.cn//trackback.asp?tbID=234
设计经营人生(设计大讲堂第十四讲) 日本设计Re-Design(设计大讲堂第十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