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用户:
密码:
 



2018 年 11 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上一年下一年   上一月下一月



热门日志
在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讲学
悉尼大学建筑设计学院
《2004届学生毕业设计...
发展设计教育 培育本土...
2000年9月23日的开...
在广州轻工职校作讲座
如何撰写创意简报(设计大...
澳大利亚科技大学设计学院...
为广州美术学院应届毕业生...
知识青年需要再度上山下乡...

最新评论

站点统计
日志:399 篇
评论:425839 篇
留言:282382 篇
引用:43893 个
收藏夹:0 个书签
会员:216107 人
访问:1543898 次

欧洲战后时尚简略(设计大讲堂第九讲)   [ 2009-12-23 | 作者:wilson | 来自:本站原创]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演讲嘉宾:英国伯明翰设计学院院长 柯林•盖尔博士
莫萍将其演讲整理如下:

如果我们站在现在的这个时间,想象它是一个观景台,那么我们回望欧洲自有文明以来的两千多年的岁月,我们可以看到,这个长长的历史长廊中,有无数漂亮的衣服出现,每个时代都有那个时代的男女服装和特别样式,这对于女士们和设计师们来说,都是一个终极的梦幻,从其中,女士们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穿的各种款式的服装,建立自己幻想中的衣橱,而设计师们,则可以从中找到很多的设计灵感和素材,并运用到自己生活的语境和情境中,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和时代。
我们常常会说到“时装”或者“时尚”(fashion),好像这个词是和我们每个人都有着切身的关系的。事实上,这个词和我们普通大众所认为的服装的定义是不太一样的,这个词和它后面所蕴涵的意义不过是到20世纪才出现的现象。时装(fashion)这个名词,同时也有“时髦”、“流行”的意思,英语说,“现在正流行”是“in fashion”,而“现在已经不流行了”是“out of fashion”,我们由此可见时装和流行、时髦的密切关系。所以时装最核心的特征是不断地改变,没有改变就无所谓“时装”了,而变化的本质,也就是时装和成衣、服装之间的区别。
在20世纪之前,服装的类型非常的丰富,这种丰富不是象现在这样的丰富,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大同时代,基本上各个进入现代化发展的国家穿着都是雷同的、统一的,比如牛仔裤啊、西装啊都是风行世界的款式,只是可能在材质的选择上比以往要更多一点而已,那个时代的丰富,是哪怕在同一个国家,不同阶级、不同社会地位、不同家庭的人穿着都是不太一样,比如说宫廷里贵族的穿着就与中产阶级的不太一样,跟平民百姓更是有很大的差距,而国与国之间也有很强烈的款式差距,当时的法国人与英国人穿的也很不同,体现出非常明显的民族审美区别。而且当时的衣服也没有什么品牌的概念,家境富裕的人们基本是依靠固定的合作关系去找服装设计师的,穷人们就的自己做自己的裁缝了。所以那时的设计师同时也就是裁缝,是服装的制造者,也就没有什么现在的设计和制造商的品牌的说法了。在法国,当时的法国人对于为上等人设计的衣服有个专门的称呼,“高级服装”(haute couture)。所以,一直到1900年以前,所谓的时装设计,其实都是“高级服装”的设计,没有品牌,也没有年年变化的时髦式样。
到了19世纪末期,社会经济发展迅速成熟,逐渐形成了一个具有相当消费能力的新消费阶层,而资本主义的快速发展,造成了新兴的、富裕的工业资产阶级。他们和人数已经不多、靠遗产生活、并逐渐走向没落的旧贵族阶级相比,一方面是有了越来越多的收入,另一方面是生活方式上也与现代生活节奏开始保持同步,与旧贵族慢条斯理的生活方式相比,工业资产阶级要打理自己的生意,这生意有时还要兼顾遥远的殖民地市场和海外市场,他们的生活无疑更加紧张和充实,不再可能向贵族一样整天披挂上有复杂装饰的昂贵服装,而希望服装能更方便他们的日常工作和休闲。这个阶级的妇女们,也希望能更多地参与社会活动,更多地参与原来由男性垄断的社会圈,因此,她们对于长期束缚她们身体,让她们几乎窒息的紧身胸衣越来越不满,希望能从中挣脱出来,对于服装也就产生了有更多变化、以至个性化的要求。这样一种背景,是现代时装出现的重要因素。
时装年代确立的标志,首先意味着品牌意识和流行风格意识的诞生。当时在法国开业的英国裁缝查尔斯•沃斯在这方面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就是这个人,在他为法国皇室和贵族阶级的淑女设计的服装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从而确立了服装品牌的意识,我想这是一个相当重大的突破!在很漫长的历史里,设计服装的匠人只是裁缝(fournisseur)而已,他们的工作从来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而通过查尔斯•沃斯的创造,裁缝终于被社会承认为“服装设计师”(coutericer),从这个角度来看,沃斯推动了现代意义的时装的形成。
 “时装”作为“流行”的同义词,在目前的趋势中,已经意味着国际性的流行,款式是国际流行的款式、色彩是国际流行的色彩,就象我之前已经说过的一样,现在世界各地的人们所讲的时髦语汇是一致的。从纽约到东京,大家都把同样的品牌以及它们推出的每季服饰视为时髦,巴黎、伦敦、纽约、米兰、汉堡等等城市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比较熟悉的现代社会制造时髦的世界中心。在某些状况下,会有一些非常值得研究的有趣现象,特别是在一些普通人的观念里面,似乎除了那些叱咤风云的时装设计大师才有资格带动整个潮流、引发整个市场的关注,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的话,有些时装、式样、面料、色彩的风行,甚至未必经过时装设计师的手,也未必需要某个具有时装传统文化的国家发起,仅仅一、两个在时尚市场具有敏锐洞察力和精明的经营能力的市场经销部门、市场公司就能够把一个一开始根本名不见经传的品牌或者款式、面料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炒热,使其成为流行,这种流行也会波及到所有服装和饰品。因此,无论是T恤(文化衫)还是运动便鞋,都可以用人为的方式来变成时髦的对象,虽然并没有时装设计师的参与,但是经过这样推动起来的时髦风气,在影响的深度和广度上,绝对不会亚于早年沃斯,或者布瓦列特、夏奈尔这些人设计的时装所引发的热潮。
我并没有太远太大的视野去展望这个行业发展的未来,有太多无法预见的因素会影响到它的发展,这个状况让人觉得有些无奈,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还是更愿意去回顾一下100年间发生的故事和那些美丽的衣服和装饰,这将是更为激动人心的事情。或者,这也是因为我年纪大了的缘故吧,我是很喜欢怀旧的。
我记得是1904年前后,法国设计师保罗•布瓦列特(Paul Poiret)顺应时代的需要,用自己的设计抛弃掉使用了接近200年的紧身胸衣,我们之前也说了为什么女人们不穿紧身衣了,1910-1919年期间,由于社会的巨大变革,女性对于把自己的身体从束缚型的服装解放出来的强烈要求,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妇女参加社会生活的潮流等等等等,总之,保罗•布瓦列特参照东方和古典欧洲风格的服装,设计出了新的女装,并且开始定期推出自己的时装系列,而成为世界第一个现代意义的时装设计家。与他同时期的一些法国设计师,比如玛利亚诺•佛图尼(Mariano Fortuny)捷克•杜塞(Jacques Doucet)、让•朗万(Jeanne Lanvin)、简•帕昆(Jeanne Paquin)都对时装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促进和推进作用。促成了时装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女性的裤子第一次成为了正式的服装部分,导致了服装设计的重大改革;也出现了新一代的时装设计师,比如爱德华•莫林诺克斯(Edward Molyneux)、让•巴泽(Jean Patou)和麦德林•维奥涅特(Madeleine Vionnet)等等,服装设计经历了一个从早期到成熟期的过度阶段。
1920-1939年,被业内人士称为“华丽年代”(La Garconne)。时装的发展达到了第一个高潮,出现了第一个世界级的时装设计大师——香奈尔(Chanel),她利用品牌作为为工具,通过讲究的设计,使她设计的时装成为了社会的潮流。这个时代流行的女式贴身款黑色上衣,成为时髦、流行的象征。她的服装设计整体呈现华贵、夸张、艳丽的感觉,不但在欧洲、美国成为时尚,甚至在亚洲,特别在中国的上海等地也风靡一时。直到1930-1939年期间,女性服装的设计才重新出现典雅风格的回复,出现了另外一些讲究典雅风格的时装设计师,比如号称“骇人听闻的艾尔萨”(shocking Elsa)、大名鼎鼎的西雅帕和可可(Schiap, Coco),还有尼娜•里奇(Nina ricci)、阿利克斯•格里斯(Alix Gres)、梅吉•罗夫(Maggy Rouff) 、马谢•罗查斯(Maecel Rochas)、明波切(Mainbocher)、奥古斯塔伯纳德(Augustabernard)、路易斯波澜吉(Louiseboulanger)等等。在这个期间,女性服装的改革核心从黑色上衣转变为宽大的白色上衣,与上一个10年形成对比。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期电影的发展也非常迅速,对时装行业的发展有相当大的促进和推动,很多电影中的打扮成为了全球的风潮,很多年轻人模仿剧中人物的穿着打扮自己,使得时装行业看到了新的促销手段,它们把自己的推广不动声色地加入到电影中,这种方式在近些年的一些电影和电视剧中达到相当高妙的地步,美国人对此手法的运用已经非常地娴熟,比如说风靡一时的《欲望都市》、《绯闻少女》等等,都在观众中掀起了衣着模仿的热潮,为时装品牌的宣传和推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1940-1949年期间,我们都知道这段时间欧洲和世界经历了什么。非常惨烈残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还包括战后艰苦的恢复和重建阶段,作为奢侈行业的时装虽然受到很大的影响,但是也依然保持了自身的发展。战后不久,法国时装业就在一些设计师,比如克里斯托瓦尔•巴伦西亚加(Cristobal Balenciaga)、皮尔•巴尔曼(Pierre Balmain)、雅克•法斯(Jacques Fath)等人的领导下,开始更加强调设计的典雅面貌,从而使时装设计逐步走向恢复。到1950-1959年这10年间,这种倾向终于形成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崭新风格——“新面貌”(New Look),将人们重新带回以前的五彩斑斓,长A字裙,紧身上衣,看起来非常的优雅,温柔、低调的女性气质特别明显,风靡50年代!这个时期的风格,我们可以将之看作是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男性、暴力倾向的一种反抗和修正,一定程度上也表达了大众的厌战情绪。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要知道,虽然战争结束了,但欧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是一片混乱,战争的创伤到处可见,世界还是不太平:
1947年3月,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宣言,将世界划分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大阵营,40年之久的“冷战”由此开始。东西方交流从此中断。
1948年,朝鲜半岛南北分裂;印度甘地被暗杀。1949年,东西德国分裂。
这一切都使战后的世界极不安宁。面对这样的局面,已经饱受战争摧残的人们多么希望和平!而且那时的服装,毫无时尚。男人参战,多为军装。女人从工,多为工装。为了因应战时劳动力的短缺,女性纷纷加入工厂或农产的劳力工作。宽松剪裁的垫肩外套、直筒与裤装,以及耐磨耐穿的粗厚牛仔装是主打款。即使有裙装,也是及膝的一步短裙。色彩灰暗,以军装、工装的颜色为主。
因此,1947年2月12日,Christian Dior抓住时代的契机与人们的心愿,推出崭新的服装造型new look,让人眼前一亮!圆润平滑的自然肩线,用乳罩整理的高挺的丰胸,连接着束细的纤腰,用裙撑撑起来的宽摆大长裙,长过小腿肚子,离地20CM,搭配细跟高跟鞋,整个外形十分优雅,女性味十足。美国Harper’s Bazaar的总编感慨万分的对迪奥说:“这完全是一次革命,真正的新样式!”于是,迪奥的作品被称作“新样式”“新外观”通过各种途径向世界传播!。对于饱经战火煎熬的人们,这种耗用20多米布做的华丽女装,的确象征着和平时代的到来!因此引起了时代的共鸣!人们的审美观和价值观在一夜之间从男性味所代表的战争向女性味所代表的和平迅速转变。迪奥借这种风格唤醒了法国时装业,各种造型层出不穷的同时,各种艳丽的色彩撞击着人们的眼球!与战后传统军装与工装的灰黑蓝等相比,西方的服装潮流从无彩色一下子进入到了多彩的世界!
这一变革及其带来的影响不仅为法国创造了50%的出口额,而且引领了此后十年的世界流行。
有人将二战后的50年代称为倒退的年代,也有人将之称为时装的发展历史上的黄金时代。这种说法当然是见仁见智的,而且基于的立场也并非一致。那么,具有划时代意义的new look,为什么会被某些人士认为是时代的倒退呢?
除了当时物质匮乏,这种耗费近25米面料所做的长裙在经济尚未恢复的年代,的确有些过份奢华。但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new look使用了束腰托胸的紧身胸衣与宽大裙撑。
紧身胸衣仿佛阴魂不散般的在new look的内衬里保留着鱼骨与胸垫,还有紧身胸衣的姊妹——裙撑,也终于从墓穴里死灰复燃了!早在20年代,随着女性从传统礼教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女人的身体就已经从紧身胸衣的禁锢下解放了出来。那些不停扇着扇子的细腰撅臀的西方古代仕女早就已经销声匿迹了,当时废除那些让人喘不上气的束腰胸衣是时代进步的标志之一,无数人为之欢呼,new look的这种复古之举自然被某些人士认为是时代的倒退。
new look风格不仅带来的款式和色彩的巨大变革,由于其对紧身胸衣的复兴,女性内衣的设计在这个时期也成为中心,内衣的改革具有相当重大的意义,这也是女性内衣在相当漫长的人类历史中第一次成为了时装设计的重点,也就是从这个阶段开始,内衣有了非常不同的面貌,当然,时装设计在这个时期的里程碑焦点,还包括鸡尾酒会服装(cocktail dress)和婚纱,不同场合有不同的着装成为社交圈普遍的共识,并形成了礼仪和一定的规范,这对时装产业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对服装样式和面料的要求更多样化,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拓宽了市场——时装业因此初具规模,服装设计的程序和产业的结构都开始逐步走向了程式化。在这个时装设计的黄金时代中,迪奥(Dior)以其优柔的风格、统领时装行业发展的高超地位,而被称为“温柔的独裁者”,这个时代还涌现出不少新大师,比如休伯特•德吉旺希(Hubert de Givenchy)、路易•费罗(Louis Feraud)和华伦天奴(Valentino)等等。
1960-1969年,西方社会进入了一个极为动荡的时代,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在主张“反文化”、反潮流、反权威”,为了迎合市场的需要,这个时期的时装走向非主流化,追求惊世骇俗的表现效果,同时更加突出设计师个人的风格和主张。所以虽然是个反权威的年代,这个时期却出现的一系列设计大师,包括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安德烈•库雷热(Andre Courreges)、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帕科•拉巴涅(Paco Rabanne)、伊曼纽尔•乌加诺(Emmanuel Ugaro)、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马克•波汉(Marc Bohan)、盖•拉罗什(Guy Laroche)、索尼亚•莱基尔(Sonia Rykiel)、玛丽•匡特(Mary Quant)等等,他们的设计背离了前辈的经典+精英的传统,开创了时装设计史上一个异化的时代,把时装设计的发展引导到了一个更加具有艺术表现味道、更加与社会思潮结合的阶段,作品都相当具有震撼力!里程碑式的作品包括狭窄的“迷你裙”和裤脚宽大的“喇叭裤”,成为一时的风尚,影响世界各地青年人的服饰流行,直到现在都余热不断,作为经典被一再地重新演绎。但是,这种开创性的探索,也不敌商业主义的巨大洪流,这些标榜个性、与众不同的大师们在最后也都逐步成为了商业的偶像,设计的冲击力也日渐减弱。
20世纪60年代是现代意义的时装成型的年代,无论从产业的成熟,时装业运作的结构,媒体炒作的方式来看,时装作为一个国际产业的真正确立都是在这个时期发生的事情。
1970-1979年的反叛貌似更加彻底,至少在时装行业是这么回事,这个时期甚至被称为“反时装运动”时期!这种说法可能会让我们觉得似乎这种反叛来的相当的激烈。而实际上,从反主流的力度来看,已经远远不敌真正离经叛道的60年代。这个时期的服装,甚至在设计上还保留了一些传统的因素,比如说服装的滚边,表现了历史持续的内在意涵。这个时期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设计家出现了国际化的情况,不再是欧洲少数国家的少数设计师垄断天下,一些东方国家的设计师开始加入到影响国际时装发展的行列中来,比如说日本时装设计家高田贤三(Kenzo)、森英惠(Hanae Mori)、三宅一生(ISSEY Miyake)等等,都在这个阶段进入了顶级大师的圈子,这使得日本成为第一个打入国际时装界的亚洲国家。其他来自不同国家的设计名家还包括蒂埃里•穆勒(Thierry Mugler)、让•查尔斯•德卡斯特巴捷克(Jean Charles de Castelbajac)、克劳德•蒙塔纳(Clacude Montana)、让•保罗•戈尔捷(Jean Paul Gaultier)等等。
英国时装也在战后逐步形成气候,与法国不同的是,英国的设计师具有更多的强烈个人运作的特点,也因此而更大程度地能脱离商业手段和洪流的影响,保有1960-1970年间反潮流的气息,个人运作使得英国时装在国际时装中独树一帜,引人注目。具有代表性的英国时装设计师有如诺尔曼•哈特耐尔(Norman Hartnell)、哈蒂•阿密斯(Hardy Amies)、比巴(Biba)、维维恩•威斯特伍特(Vivienne Westwood)、赞德拉•罗德斯(Zandra Rhodes)、加斯帕•康兰(Jasper Conran)、凯瑟林•哈姆涅特(Katherine Hamnet)、拉法特•奥兹别克(Rofat Ozbek)、约翰•家里阿诺(John Galliano)、亚历山大•买奎因(Alexander McQueen)、斯提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胡森•查拉扬(Hussein Chalayan)等等,这些人都是当时在国际时装界具有很大影响的人物,在时装史上具有推动作用。
1980-1989年是西方经济发展相当成熟的时代,与此同时,东亚国家也开始进入经济繁荣的时代,这个阶段,职业阶级或者称为“白领阶级”,逐渐成为了时装的最大顾客群,极大地促进了时装业的发展,人们不仅仅是为美观而穿衣服,也是为了成功而穿,时装设计因此而出现了不同的走向。这个时期的设计家更加具有职业意识,迎合当时的人们塑造自我、推广自我、自己造就自己的需要,比如克里斯汀•拉客鲁瓦(Christian Lacroix)、阿泽丁•阿拉亚(Azzedine Alaia)、罗密欧•吉利(Romeo Gigli)、川玖保玲(ReiKawakubo)、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和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六人”(The Antwerp Six)等等,都代表了这种新的潮流。
意大利时装在80年代进入了全盛发展阶段,设计名家可以说是层出不穷,比如罗伯多•卡普奇(Roberto Capucci)、索列尔•芳塔纳(Sorelle Fontana)、艾米罗•普奇(Armani)、米索尼(Missoni)、詹弗兰科•费雷(Giafranco Ferre)、詹尼•范思哲(Gianni Versace)默其诺(Moschino)、多尔切和加巴纳(Dolce& Gabbana)、普拉达(Prada)等等,都是时髦的崇尚对象。另外,意大利还造成了另外一个重要的时装现象,那就是超级名模现象,自此以后,模特、超级模特成为时装界不可缺少的附庸。
1990-1999年期间,时装发展呈现国际化和多元化的情况,国际经济的波动,世界金融危机的突起,对于时装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而美国经济在这10年之中经历了史无前例的繁荣,进入了“新经济”时期,时装出现了走向小型化、超小形式的情况,是否说明人们开始追逐体现新时代简练、信息化风格的情况呢?这个时期的时装设计家层出不穷,其中美国的时装更加引起世人的注意。
美国的时装设计长期以来都比不上欧洲时装,毕竟还是存在一个传统和文化的差距,但美国却是时装的巨大市场,这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美国时装产业的发展。而从1980年以来,美国时装行业可以说是异军突起、设计水平日益提高,加上美国文化的巨大包容性、收纳性,以及美国的影视产业的巨大推动力,以大众文化为主导核心的美国文化可以说是席卷了世界各国,成为美国时装发展的巨大依托,使美国时装业日益成为世界的主流。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许多重要的具有世界地位的时装设计大师,比如克莱尔•麦卡德尔(Claire McCardell)、查尔斯•詹姆斯(Charle James)、奥列格•卡西尼(Oleg Cassini)、鲁迪•简来什(Rudi Gernreich)、罗依•哈尔斯顿(Riy Halston)、比尔•布拉斯(Bill Blass)、卡尔万•克莱因(Calvin Klein)、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诺尔曼•卡玛利(Norma Kamali)、唐娜•卡兰(Donna Karan)、安娜•苏(Anna Sui)、别西•约翰逊(Betsey Johnson)等等。美国时装终于走出了自己与欧洲不同的道路,对于世界潮流和流行风尚造成越来越大的影响。
国际上每年两次的时装发布会,让很多普通人看到了时尚圈的热闹场景还有设计师们让人惊叹的创造力或者江郎才尽的困窘,以至很多人都认为,时装不过是服装设计师个人喜好、个人才能和智慧的创造结果。但是,当我们回顾了西方时装行业发展的近百年历史,并深入了解了时装设计师的工作之后,我们会发现,时装其实仅仅只是这些设计师捕捉到了时代所需要的形式和内容,并将其用自己的语言和方式展示出来而已。这就好像艺术一样:如果艺术家的创造正好是符合时代的需要的,那么就会出现相应的艺术潮流,一时风行。我们也应该看到,在少数我们看到的成功艺术家和设计师的背后,还有数量更为庞大的、因为没有准确捕捉到时代需要而失败的艺术家和时装设计师。所以,成功的关键倒并不是某个设计师多么具有天才和想象力,而是他(她)的创作正好与时代需要的变化吻合而已,当然,这个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但真正要做到的话,需要远古烈焰般的先知先觉、哲学家般的深入思考,以及基于整个人类文明的洞察能力和理解能力。
时装起源于1905年前后,而说到真正现代意义上的时装,也就是时装成为设计师可以驾驭的创造、以及取得商业上的成功并成为国际性生意的大产业,已经是1960年之后的事情。在批量生产(mass production)和大规模消费(mass consumption)的背景下,时装界逐渐认识到:无须每件衣服都与众不同、独一无二,品牌的核心作用无非是推动流行,一旦一种款式或者面料成为流行,变成时髦,就可以投入批量生产,其中产生的利润比苦苦经营、绞尽脑汁进行独创性设计不知道要高多少万倍。这个观念的形成和确立,使得时装设计师越来越注重与市场人员、广告策划人员的密切配合,也开始形成和新闻媒体紧密合作的传统,所有的相关产业都被用来制造流行、制造时髦——时装因此进入了以国际市场营销为中心、以树立和推广品牌为核心的活动,这种方式,不仅仅应用在服装上,也包括了各种衣着的装饰,比如眼镜、太阳镜、内衣、bra,以至烟灰缸、花瓶等等,时装设计师现在涉足的设计的范畴也就自然扩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了。
很有趣的是,由于时装产业的中心已经不是服装设计本身,而是品牌的推动,因此品牌变成了整个产业发展的核心在法国的英国服装设计师查尔斯•沃斯曾经利用在服装上签名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的设计,并利用自己设计能力的名声来拉动市场,品牌意识在产业中逐渐变得无比重要,品牌更成为了时装的保护神!这种状况发展到现在,却出现了一个相当荒谬的困境,他当初的这种创举,竟然反过来破坏到应该是非常严肃的时装设计工作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正如我们前面所讲到的:无须设计的参与,几个市场公司就可以通过经营运作的方式炒热一个品牌或者一种款式,仅仅靠推动品牌,就可以把原来一文不值的汗衫推成价值相当高的时髦对象——设计的分量在其中几乎变得不值一提!那么我们是否还需要去绞尽脑汁设计时装呢?因此,当代时装品牌的过度发展,反而成为了时装产业发展的压抑和障碍!直到现在,这个制造名牌的行业变得如此昂贵和程序化,绝大部分的资金不是投入于设计的开发,而是放到了市场运作和媒体炒作上,服装设计本身竟然在时装行业显得可有可无了,接踵而来的就是时装设计师本身也变得有点多余了,时装和时装行业几乎成为了“炒作”的同义词,这不能不说是件相当可笑又可悲的事情。国际时装行业就有不少重要的设计师,他们拒绝把自己的名字作为自己设计的服装的品牌,因为过度的市场炒作不仅会影响自己设计的原创力,也会给自己的个人形象带来可能负面的影响。时装行业发展的历史才刚刚100年,却几乎马上走入了如此的困境,倒是令很多研究者和从业者始料未及,或者这就是商业市场的巨大影响力吧,在它的面前,什么都不值一提,什么都会有令人困惑的改变。
站在21世纪的开端,回顾100年的时装发展的历程,我们是具有良多的感触和体会的。在时装消费方面,远东逐渐成为一个相对北美和欧洲市场来说更为庞大的市场,无论日本、韩国、东南亚各国,还是台湾、香港,以及中国大陆,每一波的经济发展和繁荣,都会为这个巨大的市场再增加一份消化能力,时装行业在这些地区的发展也必将是相当惊人的。虽然除了日本之外,这些地区在设计上依然受到西方主流的牵制,自己的品牌设计依然差强人意,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国家和地区中也终将出现一些能影响世界的时装设计大师,从而引领本国时装产业的发展、并造成世界流行。


Q:有没有设计能力一般,但商业上很成功的设计师?
A:正如我前面所讲到的,这种情况肯定有,而且很普遍,这跟时装行业的炒作有关,同时也跟消费者的审美品位有关,或者专业人士认为很一般的设计,在他们看来正是非常棒的设计。

Q:你对中国的时装设计发展有什么建议?
A:这是一个太大的问题!我不觉得自己能够回答这样的问题!但中国正在世界上担任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影响力也逐渐地增大,有很多西方人对中国文化感到好奇和感兴趣,你们有相当悠久的关于服装的历史,也有非常多的人口以及非常大的市场!我想,时装的发展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我们需要的是耐心。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本日志由 wilson 于 2009-12-23 09:49 AM 编辑]
引用通告地址 (4):http://www.tot.com.cn//trackback.asp?tbID=213
设计元素与意境空间(设计大讲堂第八讲) 让我们共同了解中国网游的现状(设计大讲堂第十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