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用户:
密码:
 



2018 年 11 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上一年下一年   上一月下一月



热门日志
在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讲学
悉尼大学建筑设计学院
《2004届学生毕业设计...
发展设计教育 培育本土...
2000年9月23日的开...
在广州轻工职校作讲座
如何撰写创意简报(设计大...
澳大利亚科技大学设计学院...
为广州美术学院应届毕业生...
知识青年需要再度上山下乡...

最新评论

站点统计
日志:399 篇
评论:425839 篇
留言:282382 篇
引用:43893 个
收藏夹:0 个书签
会员:216107 人
访问:1543898 次

设计•人生•路(设计大讲堂第一讲)   [ 2009-05-20 | 作者:wilson | 来自:本站原创]

2008年,深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设计之都”的称号,成为全球创意城市网络的第六个成员,在中国,深圳是获此殊荣的第一个城市。作为一名深圳人,一位从事设计和设计教育者,我常常在想,我究竟能为这个光荣的城市担当什么?
      经过几个月的酝酿、筹备,2009年5月7日晚7点,在高训大厦的18楼演播厅,成功组织策划了设计大讲堂第一讲《设计•人生•路》,邀请了嘉兰图公司副总裁王永才先生担任演讲嘉宾。
     我曾开玩笑地对同事说,在18楼演播厅举办设计大讲堂,恐怕是深圳乃至全国“最高”的讲堂,这个高度,也许在将来,它不是指建筑的高度。为了设计教育事业,举办设计大讲堂,意味着这条道路只有起点而没有终点,从大的方面看是壮观的文化战略,从小处讲是细腻的人文之心,我相信,在众多志同道合的仁义之士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将会在这条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并承担起这座城市所赋予的文化责任。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以下是由莫萍老师整理的演讲稿。

设计•人生•路
 ——一个设计师的五味人生

演讲嘉宾:嘉兰图公司副总裁王永才先生


 菲利浦在最近推出一款新的灯具Living colors,它有1600万种颜色,无极调整,可以放在卧室、客厅、书房等不同的地方,通过颜色和光线为你营造一个特别的情境和生活体验。因此,它并非常规上的照明灯,而是专为Color your world with light (用光绚丽你的世界)而设计。它的广告也很有意思,它反问你:美好的回忆是什么颜色?爱是什么颜色?慵懒的礼拜天是什么颜色?这简直是在贩卖情感!在这个设计中,飞利浦的设计理念:精于心,简于形(Sense and Simplicity)得到了绝佳的诠释。在我看来,这个理念可以用来描述设计所可以达致的境界,但何尝又不可以用来描述人生可以达致的境界呢?对于我来说,设计并不仅仅是一份职业,它更是一种人生——这种人生,不仅需要我们有某种殉道精神,同时也需要我们时时打开心怀,与灵魂对话、与自然对话,与生活对话,保持儿童的天真,学习老人的睿智,敏锐触感——由此,人生和设计才会处处有灵感、处处有提升、处处有精彩!
目前设计界比较强调体验式设计,对于这个,我喜欢将之理解为两层意思:我们对生活的体验,可以发展和完善我们的设计;我们对设计的体验,则可以完善和提升我们的生活——每个设计师都从生活中汲取营养、激发灵感,谁也不曾例外;而生活也从不曾吝惜给予我们各种体验。所以,谈到设计,我喜欢将之与生活联系,与人生五味联系——
关于酸
说到酸,我觉得用来形容青春的滋味、爱情的滋味很是贴切——中国目前的设计正处在酸涩的青春期,不论是我们目前整个设计行业的发展状况,还是我们现在设计教育的发展状况,乃至国内每个设计师个体的成长状况,都正处于青春期,而我们这些设计师也正体验着和设计的酸涩恋情。对于现代设计这个西方舶来品,我们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太多的东西需要适应——这是个需要创新精神的行业。但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基础教育却是与之背道而驰的,或者这导致了我们某种程度上的消化不良——很多专家学者和专业机构,都对我们国家的基础教育提出过批评,我在一次去英国考察的过程中,从设计上发现了这种差异。英国早在19世纪初期就形成了独特的园林造景观,摹仿大自然的优美和壮美,人工景观好象是自然生成的一样,那些花草植物,在种植的时候就已经考虑了他们的位置和生长的态势,而不会轻易在生长的过程进行修剪,使之符合景观设计者的要求。每棵植物都可以充分发展自身,与其他植物形成完全自然融合的景观——这让我想到我们国内的基础教育。听过一个故事,幼儿园的孩子一起上美术课,有个小孩把太阳画成了绿色,结果被老师批评了一顿,罚他重画,小孩哭哭啼啼地重新画了个红色的太阳交了差。当然,可能对大多数人的体验来说,太阳确实是红色的或者桔黄色的,但在某种心态和体验下,太阳为什么就不能是是绿色的或者是其他颜色的呢?!所以我们的基础教育,在某种程度上是从孩子接触这个世界的文明开始,就把一些在教师或者家长看来不符合规范的东西给修剪掉了。当一个人的一些与众不同的观点被修剪的时候,实际上,也就限制甚至剥夺了这个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他成了一个和其他人一样的人,或者这是安全的,但不是出色的。我也曾在一些国外的杂志上看到这样的评论,比如外国公司的中国雇员,他们普遍被认为在技术上非常棒,但不是创造力;比如中国学生都很会考试,但动手能力、实践能力普遍偏弱。我也是这种趋同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受害者,应试能力非常强,考试成绩也很棒,当我进到大学,真正开始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才发现小学初中高中荒废了那么多时光,除了课本,其他书都很少看,而这段时间恰恰是创新能力、记忆力和学习能力都最强的时候。进到大学或者技术院校学习设计的时候,我们又要把这个创新能力重新拣起来,这真的不容易!而且大学的设计教育,以我的学习经历来看,理论的部分是大大多于实践的,这又造成我们的设计专业毕业生普遍动手能力较差,对材料和工艺都不甚了了,需要企业或者设计公司对他们进行再教育和再培训。
从创新能力的角度来看,当我们真正去审视和思考设计的概念和本原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其实国内现在这么多的制造企业和专业设计机构,甚至包括嘉兰图在内,所做的大部分设计,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工业设计。真正意义上的工业设计,我们可以参考2008年的ICSIT关于设计的定义——我们大多数人都并没有去履行那些职责,这也是为什么我说我们的设计发展还处在青春期的一个原因。一个国家工业设计的发展有不同的层级过程,从摹仿设计到造型设计,再到工业设计,这是一个邯郸学步到独立行走的过程。我们的制造业正在经历这样一个转变的过程,到目前为止模仿还是占很大的比例,所以,这些年来我们的企业去海外参加展会的时候,总是出现一些关于侵权、抄袭之类让人难堪的负面新闻。而从造型设计到工业设计,这其中的更存在着表象和本质的差别——我们国内的设计师总是花很多时间去把东西的外观做得很漂亮,但这离工业设计的根本还有很远的距离。这种设计的层级划分,其实也对应了设计师的成长问题,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仍在学步,还完全谈不上独立行走,走出自己的路。但我们急于成长,而成长的路还要走多久,我们都不太清楚——设计的酸涩正在于此。
不过,虽然行业和自身都处于这样一种不成熟的青春期,对于我们年轻的设计师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我们会比外国同行有更多机会实践,有更多犯错的机会,同时也面临更多挑战,中国人说英雄造时世,时世造英雄,时世和英雄总是互相造就——现代摩天大楼和现代主义的几位大师就是在欧美一片乱哄哄的都市化和现代化的浪潮中诞生的,谁能确定在我们现在这样的酸涩中,不能酿出甜来呢?!
     
关于甜
设计师的工作其实很辛苦,但大多数的时候我都乐此不疲——主要是那种内心的充实和满足感把我给填满了。
    一种甜,来自设计本身。
嘉兰图有一系列的方式来激发设计的乐趣。我们经常会组织一些公司内部的设计活动。基本每个月都会有一次,每次基于一个主题来展开。这些设计活动跟客户委托无关,纯粹就是为了寻找设计的乐趣,去年得到德国红点大奖的拖鞋设计,就是在这样的活动中诞生的——一个为了乐趣的设计,能够得到大奖肯定,可见甜在设计和生活中的重要性!不过在做这双拖鞋的设计的时候,倡议发出去,员工们反响并不热烈,后来我想了个好玩的办法,改变了组织和管理的方式。我们开办了一个红点幼儿园,我来担任班主任,就按照幼儿园的分班方式,将设计师分成,大、中、小三个班,进大班的是有4-5年以上任职经验的设计师,中班的是有2-4年以内任职经验的设计师,小班的就是刚从学校毕业的新晋设计师,三个班来PK,这双拖鞋就诞生在这三个班的设计PK赛中。红点大奖选择获奖设计的标准,主要是注重考虑设计作品解决问题的方式——这双拖鞋解决了一个问题,比如我们进浴室洗澡,进去的时候鞋尖是对着浴室的,那么洗完出来你得先把脚伸过去把鞋调过头来,而我们设计的这双拖鞋可以免去这个动作,很好玩的设计。当然,私下里说,拖鞋的设计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同时又带来了其他问题,不过这双拖鞋提供了一种思考问题的方式,我想红点设计奖褒扬的就是这种方式吧。
不过,大多数时候设计工作作为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我已经有些习以为常,问题解决了,工作结束了,下一个项目又开始了,这个结果并不能给我带来更大的喜悦,对于我来说,设计更大的兴奋点在于,通过自己的工作,能为消费者提供更便利、更健康的生活方式选择、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为社会创造价值。
嘉兰图的第一个客户是从2000年开始合作的,当时他们公司总共两个人,我们也是两个人。走了9年,我们和他们都发展壮大了,彼此的交情也不是三言两语能概括的了——这9年来,他们所有的产品都是我们设计的,他经营的产品,目前在国内也已经是同类的销量冠军了。实际上,在这个客户这里我们赚取的利润并不多,也从来没涨过设计费,一直合作至今,我们更看重的,是他对我们的信赖;而他这9年的成长和发展,也让我们对自己的设计有了很大的信心,因此,他对于我们的意义,是一个成长纪念,而非单纯的利润概念。我想,作为一个工业设计师最大的快乐,是你看到你的客户的成功,是你看到你的作品在市场上很受欢迎,是你可以骄傲地告诉亲朋好友,某个产品是你设计或参与设计的,这种自豪感,是其他很多职业所不能获得的。我常常觉得宜家(IKEA)的做法就很好,每一件产品,消费者都可以看到是由哪个设计师设计的,这也是对设计师工作的最大肯定,每次看到宜家的产品说明书上那些设计师的笑脸,我都能深刻体验到那种甜,那种发自内心的对于自己的工作和作品的自豪!对于我这个管理设计公司的人来说,我非常清楚这种甜对设计师的价值和意义,因此我们嘉兰图最近也在尝试实行宜家的设计师实名制,相较于宜家,我们推行这个制度会有些麻烦,但我们仍在努力,相信实名制作为我们企业员工职业发展战略的一部分——能鼓励年轻设计师,并帮助他们走出成为未来设计大师的第一步,如果真正实行起来,作为管理者,我想我也能品尝到其中的甜,因为对企业来说,每个员工的成长也就意味着企业的成长,那是一个加法,一种双赢。
没有甜,也就谈不上苦,实际上,正是因为有苦,甜才格外地让人印象深刻。

关于苦
我对中世纪的骑士非常感兴趣,还有他们的骑士精神——追求正直、忠诚、无私、怜悯、勇敢和荣誉,并以此作为自己的生活准则。我经常会在看过骑士的故事之后问自己一个问题:那么我们设计师的精神是什么?
之所以把设计师的精神放到“苦”这一项来谈,是因为我觉得设计师的工作在表征上来讲,带有某些苦行僧的意味。我们其实一直在一条非常艰难的路途上跋涉,路途上布满荆棘,很多人因为实在辛苦而中途转行了,但还是有很多人在继续脚踏实地地向前走。我相信这些人都秉持着坚定的信念。华为的老板任正非曾经在一次中高层管理会议上提到过这样一句话:成熟的人格铸就成熟的产品。这句话对作为设计师的我来说,体验尤为深刻。我可以在这里借用并延伸这句话:成熟的人格铸就成熟的设计。如果一个设计师不够成熟,或者说缺乏精神的话,那么他的设计也将会缺乏精神、缺乏灵魂。在这里我有一张图,通过这张图,我们就能够清楚地看到,设计师在整个产业乃至整个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
作为一个设计师,我首先必须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作品负责;第二,我必须对我的企业负责,不管我是在制造企业的设计部工作,还是在设计公司工作为企业的客户服务;第三,我们必须对消费者负责,对这个产品的使用者负责;第四,我们必须对社会环境负责;第五,我们必须有历史、人文的关怀。
与此对应,设计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名称。图纸阶段的时候,我们称其为作品;这个作品被生产企业接受,开始投入生产,它变成了产品;这个产品开始推向市场,上架销售了,我们将之称为商品;到消费者把它买下来,在使用的过程中,它是一个用品;到最后用完了,扔了,它是一个废品。这是产品的生命周期,而整个生命周期的每个环节,我们设计师都要负责。比如说作品,我们要对设计负责;产品,我们要考虑制造工艺、材料以及成本;商品,我们要考虑其竞争能力,以及能否为客户赢利;作为用品,我们要为消费者的使用体验以及安全性负责;到了废品阶段,我们得为环境保护负责。这都是我们在这么多年的设计过程中体验和总结到的——这也是2008版的工业设计的定义中提到的内容,关于设计的任务和责任。
它绝对不是一种风花雪月的工作。
    基于此,在我看来,设计师的精神应该包括以下内容:
责任、真诚、善美、荣誉、自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这几个词可能还不足以完全表达。前面的几个词我想都比较好理解,而谈到设计师的自由,可能大家会有些困惑,设计师的自由应该是怎么样的呢?设计师绝对需要自由,没有自由,创新就无从谈起,但这种自由并非是一种不加管束的自由,而是思想和心灵上的自由,这种自由建立在责任感的基础上,加上真诚、善美和对荣誉的重视,可以让我们在创新之路上开疆扩土,这些,也是嘉兰图的企业精神:创新+责任感的来源。
在我看来,一个合格的设计师,是应该具有设计师精神的。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我们国内的业界普遍缺乏设计师精神,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周星弛有句话讲得好,人如果没有理想的话,那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现在我们的大环境很好,各地政府都在发展创意产业、制造业也越来越重视设计的问题,我们的媒体也承担起了介绍国内外先进设计、传播和普及设计重要性和设计理念的职责,但我觉得这都不是决定性的因素——真正重要的还是要看我们自己。而且,我个人也觉得设计师在成长过程中会比其他专业面对更多的挫折和失落,其他不说,至少关于设计审美这部分,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这导致很多时候很多外行都可以来指手画脚,所以设计师在这个过程中会觉得很艰难。当然,除了外行领导内行的苦涩,还有很多失败是自身的原因,比如沟通能力、理解能力、执行能力、管理能力以及技术能力等等。事实上,设计工作对一个设计师的个人素质要求非常高,曾有一个国外的设计大师这样描述一个合格的设计师“……他应该是30%的艺术家,30%的科学家,30%的营销专家,以及10%的诗人。”从这句话我们就可以看出,设计不单纯是艺术活动,它既有艺术的感性和创造力,又有科学研究的理性,是技术性和艺术性、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共同指导的创造性活动,同时还必须有敏锐的市场触觉,通晓商业和谈判的规则。因此,作为一个工业设计师,需要提升的能力很多,而且跨学科的领域也特别多,这些都不是轻松的事情,甚至相当艰难——如果设计师对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没有要求、精神上没有追求的话,是很难把这条设计之路走下去的,那么也就很难说中国未来的设计发展会是什么样子了。
但再苦的日子也会有云开雾散、拨云见日的一天,要不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在这个行业痛并快乐着了——这正是设计对设计师们火辣辣的吸引力。

关于辣
     对我来说,设计过程是一种火辣辣的体验,尤其是在找不到存在的问题,或者找不到最好的解决方案时,整个设计过程都会变成一场令人寝食难安煎熬,就好比吃麻辣锅却没水喝一样。
    实际上,每个设计项目的展开都象一场战争——一个项目的接手,我一般是从市场分析开始的,主要关注三个方面的研究:
    消费者对现有产品是否满意?
    企业的品牌和个性是什么?
    竞争对手是谁,情况怎么样?
    在这三个问题的基础上,我们会做很多消费者需求调查、客户需求调查,然后明确开发方向,开发方向确定之后,系统设计的步骤就完成了。以我的经验,一个项目成败的70%,在这个阶段,也就是说绘制设计草图之前就已经决定了,因为很多具有决定性影响的目标的设定,都是在这个分析和研究阶段完成的。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谁偷了你的灵感》,里面提到我关于“灵感”的观念,灵感这个词说起来有点悬乎,我其实更愿意说是在发现和分析问题的过程中怎样发掘最佳解决之道,这根本不是灵机一动能搞定的:
    “灵感不是空中楼阁,是建立在深入分析和思考基础上的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促进信息时代变革的“数字化教父”尼葛洛•庞帝说:‘我不做具体研究工作,只是在思考。’形式的设计,依赖感性思维较多;而真正的设计,则需要从系统地解决问题本质出发。
    ……    
灵感是什么?灵感就是水烧到99度后,从99度上升到100度沸腾的那一刹那,是量变引起的质变,若没有之前从常温到99度的艰苦努力,灵感就是空谈。从辩证法的角度看,灵感是一种偶然,而对设计的积累、研究、思考、方法及一切努力,是导致成功设计的必然。偶然蕴涵于必然中,量变一定会引起质变。
    ……    
    基本上,所有的事物包括设计都可以用“5W1H分析法”来思考:比如我们在为谁设计、客户品牌如何、销售渠道如何、购买和使用者是谁、设计的本质是解决什么问题(What);为什么要这样设计,还有没有别的解决方式(Why);产品在哪里生产和销售、卖场及使用环境如何  (Where);潮流趋势如何、我们如何设定开发计划(When);从产品线、系统构成、功能、结构、工艺、人机、环境、成本、营销等方面怎样获得突破(How)等等。系统而深入地思考,是做好设计的必由之路,也是获得创意灵感的基石。”  
我在管理嘉兰图的过程中,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些刚毕业的设计师会跟我抱怨说,最近没感觉。在这个时候我都会告诉他,那是因为你没有研究透!就象我在《谁偷了你的灵感》里提到的,很多灵感都来自研究过程。嘉兰图公司曾设计过一个便携式超声波仪器,就是基于市场调查——在市场现有产品调查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医院的超声波仪器有两种,一种是台式的,供医生在医院内使用;另一种是携带式的,外出巡诊时用,但两者的功能其实是一样的,这就意味着医院需要在同样功能的仪器上重复投资。我们的解决方案很简单,就是通过设计把台式的和便携式的合二为一,从而帮助医院节约成本,这个设计最大的卖点也就在这里——它的产生跟突然的灵机一动没有关系,而是经过系统的分析研究之后得出的结论。还有另外一个案例,是为国内一个知名的家电企业做的冰箱内舱设计。其实对于冰箱设计来说,关于外观的部分工作量是很少的,主要的工作都集中在用户体验和人机交互的部分。可能很多人会认为内舱有什么好设计的,不就是一堆盒子和隔板吗?但就是这堆盒子和隔板,要做好,用起来方便又节能,真的不容易!关于这个项目,我们就市面上的冰箱设计以及用户体验做了很多调查,而且大家在家里用冰箱的时候也是反复推敲和思考,模拟将食物放进冰箱的过程,却一直没找到特别棒的方案,可以对现有冰箱的使用方式有所改善的。其中有个方案是基于一个刚工作不久的设计师的投诉,他一天至少要吃两个鸡蛋,有时为了省事炒菜还要再加量,但目前市面上的冰箱蛋夹太少,一个蛋夹只能放6个,两个蛋夹也才12个,两三天就吃没了,他提出来能不能把蛋夹做大点?我们按他的建议做了一个超大的蛋夹,可以插进隔板的位置,一次可以放70多个鸡蛋,但这个设计太过于关注小部分消费者的需求,所以并不适合推荐客户采用。在放弃这个蛋夹的方案之后,我们又开始了继续的研究和琢磨,不管在家里还是商场,见到冰箱门就要拉开试试,都快得强迫症了,那真是一种煎熬!不过,终于在自己也搞不清楚试了多少次将食物放进冰箱的动作之后,我们发现一般人的行为会分割成几个步骤,先将食物放在地上或附近的桌面上、打开冰箱门,然后把食物一样一样地放进冰箱,分类储藏。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问题,我们要不停地走去桌边拿食物放进冰箱或者弯腰拣起地上的食物再直起身放进冰箱,虽然很多人都习惯了这样的方式,但这毕竟是不方便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冰箱门开的时间太长不利于节能。我们的解决方案很简单,就是在冷藏室和冷冻室的最下面都添加了一个可以抽拉的搁板,开冰箱之后可以直接把食物放在搁板上进行分拣,这就是这个冰箱设计最大的亮点,它甚至跟冰箱的外型一点关系都没有!找到这个点之后,我们马上就把模型做出来推荐给客户,客户对这个设计方案也是非常满意,所有冰箱产品中都用到了这个设计,交出满意答卷,对于我们这些项目组的成员来说,就象一杯冰水喝进嘴里,那种火辣辣的煎熬感消失了。
而冰水里,除了透心凉和甘甜,还可以尝到汗水的味道。

关于咸
    咸不是泪水的味道,它更多的是汗水的味道。
在工作时间上,国内的设计师经常面临一个严峻的考验——那就是加班加班再加班,通宵和周末是常事,强迫性地、缺少思考地、象动物一样地超负荷工作,很多设计师都在电脑前办公桌后没日没夜地挥洒别人看不到的汗水,甚至很多人羡慕我们,说动动鼠标就有设计费进袋,再轻松不过了!但设计师卖的不是体力,而是思想,脑子使用过度,也是要流汗的,汗流得多了,脑细胞缺水干皱,反应就迟钝了,加上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一个岔路走进泪腺,那种咸咸的味道相信很多人都尝过。这种缺少休息和假期的状况也使得不少人离开了这个行业。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功夫在诗外”,还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而我们的设计师成天在办公室闭门造车,还有什么时间去“诗外”,或者去哪里借什么“他山之石”呢?这种“加班是常态”对设计师创造力的发展非常不利——你不给脑子足够的休息和空间,它是想不出好点子的,这个造成的后果会很严重,我们的行业会冒出一大批对设计心生厌倦的设计师,同时拿到一大堆没有想法的设计。我曾想过参考国外设计公司的做法——他们在项目展开之前就会对设计的工作周期做出明确的明细时间表,一切按进度进行,如果客户需要赶进度,则需要另外支付设计师加班费,往往这个加班费都花费不菲,所以除非万不得以,客户一般也不会打破项目预算要求设计师加班,但以目前国内的业态而言,这种解决方式明显不太现实,设计师普遍加班的问题也就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了。所以大多数设计师们还是只能继续忍受着汗水倒流进泪腺的咸味,守在电脑前继续加班。
从这一点来说,设计确实是个让人很有压力的职业。但哪个职业又不辛苦呢?!实际上,如果我们能通过努力打开自己的设计事业发展的大门,我们就能看到很多光明和希望,也能体会到很多乐趣,到那时,再咸的汗水也是值得的!
对于中国的工业设计发展,我个人有个预测,在15年内中国将出现一批国际化的企业,这些企业将为我们中国工业设计师的成长提供土壤,中国的工业设计发展将会有一个很大的飞跃,届时中国将成为世界工业设计发展的中心之一;与此同时,由于经济实力的提升,我相信中国人的文化自信心也将大幅提升,中国的设计形成强烈的民族风格,不再倾向于模仿西方风格,就象现在的北欧和日本一样,具有自己独特的个性也就不是梦想了。关于文化因素对设计的影响这一点,我们看北欧的设计,它更多呈现出一种内在的相通的逻辑关系,而不是表面的装饰符号,从而具有了共同的精神和气质,全球消费者都愿意为之买单;日本的设计也是,普遍呈现出日本民族特有的危机意识,大都简约精巧,用材都是极简的,跟美国人大大咧咧的浪费和能源的风格很不一样;我们中国有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世界观、人文心态和审美意识,和西方相比,一点都不逊色,如果能把这些都应用在我们的设计上,我相信会有相当多精彩的作品,是可以和日本、北欧的设计一决高下的。所以,现在对于我们设计师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期,“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我们努力把握好这个时机,挥洒汗水,自然会创造一个新的中国世纪。

人生路,自己走
我曾跟不少的设计专业毕业生有过交流,发现很多学生都喜欢用两个字“迷茫”来形容自己的状态——不知道自己未来能做什么,怎么去做。也有同学问我,该怎样发展自己的职业道路,怎样才能成为成功的设计师。对于这些困惑,我其实不知如何去回答,实际上,摸索着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仍是有迷茫。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我现在到立了半截的年纪,还是很困惑。所以,我无法教这些同学该怎么走,设计师由于个人的差异性,每个人对设计的体验都会不一样,这些不同的体验,会引导我们走向不同的成长路线,别人的经验可能也只仅仅具有参考性,而不是指导性的。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都应该去摸索自己的路。在我看来,如果单纯从技术方面来讲,有些设计师可能更擅长系统性的思考,对于一些细节的问题反而不是特别专业。他们可以为企业发展出整套的产品系统,并形成赢利模式;而有些设计师却特别擅长解决具体问题,给出有效的设计方案;还有些设计师对于形式的把握能力特别强,设计的东西就是很有美感——这些人不管是独立执业或者与能力互补的人配合,都可以成为成功的设计师,关键是要找到自己适合的路,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以及怎么做,这才是一个立志走设计之路的人应该考虑的,至于迷茫,我的经验是,对于人生和未知,谁人不迷茫?鲁迅先生早就告诉我们,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成了路。所以,没必要花时间去迷茫,因为迷茫过后很可能还是迷茫!我们应该去找路,找自己的路,如果没有路,就自己走一条出来好了!
写到这里,我觉得,勇气,也应该作为设计师的精神之一铭记于每一个设计师的心中。

Q:怎样才算一个成功的设计师?
A:我可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也并不觉得自己很成功。可能十年后这个问题的答案更清楚。前面我已经讲到,每个人都应该走自己的路,有人擅长于某一部分,有人擅长于系统。设计师的成功可能也没法把他太过世俗或者物质化,因为无论是比财富、比荣誉还是比权力,我们都比不过很多行业。我们要观照自身的行业特色,在行业特色的基础上界定成功的定义。设计是一种服务行业。我们为社会创造价值,为客户创造财富,我们为民众创造更健康更有趣的生活方式,我们受到客户的尊重和认可,在这个同时,我们也收获自己的财富,我想,如果一个设计师能从这个过程中获得快乐的话,那他就是成功的。

Q:您在招聘员工时看重学历还是能力?
A:关于学历,我觉得设计师其实并不需要特别看重,嘉兰图甚至有大学没念完就逃出来的设计师。但我也认为录用一个设计师不能单单看作品和设计能力,我们更关注设计师的思维方式和发展潜力。我记得曾经有一个年轻设计师说过一句很离谱的话,他说设计是吃青春饭的行业。如果是这样的一种定位的话,他和我之间交流的平台都已经没有了——在我看来设计需要历练、需要厚积薄发,不是单靠年轻时分得一股冲劲就可以做好的。另外,我们的教育一直强调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德是第一位的,我个人也特别关注这一点,现在社会的价值取向对年轻人有一定的误导,但实际上,一个设计师一定要有职业道德、职业精神,这样我们才有合作的可能。

Q:怎样面对失败?遭遇挫折时如何继续?
A: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让人无法面对失败,而实际上,失败是人生的常态。大家要学会接受这点。而设计师会面对很多失败,这失败有自身的原因,也有外界的原因。但失败往往教给人更多,让人更快成长。中国的很多企业都有外行领导内行的问题,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负责的第一个项目,就因为一些非技术性的原因遭遇失败,我想这种失败,很多曾在企业工作的设计师都曾遇到过。当然,在我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因为沟通、理解力、执行力以及技障碍等等带来的失败也有不少,但失败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失败有时能让你学得更多,因为它让你受到了伤害,从而给我们更深刻的内心体验,这样你才会对怎样才是正确的印象更为深刻——因此,重要的是你从中吸取的经验教训,勇敢地、正确地面对它,使它成为你成长过程中的助力,而不是逾越不了的障碍,它会成为你人生最大的财富。

Q:如何将中国文化应用到设计中?
A:这个题目很大,我无法回答。文化涵盖的面太广也太深,尤其是我们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延续,博大宏深。所以业界现在一般不谈中国文化,而只谈中国元素的应用。比如奥运火炬,我们用纸卷的造型,然后用云纹以及传统色彩进行装饰,更多的是抽取了文化中的象征符号。但文化应用或者在设计中呈现,我觉得也不是不可能的。比如北欧的设计,它更多呈现出一种内在的相通的逻辑关系,而不是表面的装饰符号,从而具有了共同的精神和气质,可能这些东西更多受到地理和气候条件的影响;日本的设计也是,普遍呈现出日本民族特有的危机意识,大都简约精巧,用材都是极简的,跟美国人大大咧咧的浪费材料和能源的风格很不一样。其实文化本身,我觉得是一种形而上的东西,它结合了很多的因素,也有内在的规律,如果我们中国的设计师做出了一些设计作品,而这些作品具有某些共通的逻辑性或内在联系,体现出强烈的本土文化色彩的话,我想很可能也跟北欧和日本一样,是出于一种文化内在的核心精神,但中国风格具体会是怎样的一个视觉特征或感受,我也很难回答。

Q:在校学生除了从生活中汲取灵感学习设计,是否还有其他的方式?参考或模仿是否可行?你当初如何学习设计?
A:每个人在学习过程中都会遭遇瓶颈,不过随着瓶颈的突破,我们的进步也是非常快速的。我反感企业模仿别人的设计,但在学习的阶段,我不反对学生用模仿的方式进行学习。这个逻辑在哪里呢?学生的设计练习毕竟只是一个作品,他只需要为自己的成长负责,而企业要为自己的品牌、为知识产权、为消费者负责。而且我个人觉得中国人学习艺术的方法很值得参考,比如说书法,我们都是先临摹,什么是临摹“摹是把纸放在贴上,一笔一划地描,这是百分百的抄,抄过几遍,练的人就知道书法家是怎样思考运笔的。而临呢,则是将贴放在一边,看一笔,写一笔,练的多了,不看贴也能写出那种风格,然后柳贴、颜贴,这个书法家那个书法家练下来,积累经验、博采众长,到最后就可以发展出自己的风格了。所以我不反对在学生时期进行摹仿,但大家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模仿的不应该是表面形式,而应该作品设计的思考方式。我们嘉兰图进行设计培训也曾用过类似的方式,当然主要是针对刚毕业的设计师,找一个很经典的设计作品,摆桌面上让他们对着画100遍、200遍、300遍,同一个角度、不同角度,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照着画,过了一段时间就可以摆开了,烂熟于心。这样的训练有什么好处?第一个当然是提高了手绘能力。但更重要的是,在临摹的过程中,学生们才能够真正发现,当时设计师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很多时候不通过亲自的研究,我们是没办法理解一个设计作品的,甚至我们需要按照设计师的思维方式去重新把这个设计作品重新诞生一次,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明白一个设计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
    当然,找到灵感的最佳方式还是做用户体验,这是最直接的。你的设计要给什么样的人用,你就应该融入这群人,去请人填写调查表远远不够,因为很多人意识不到问题的存在,而很多人意识到了,他无法表达出来,只有亲自去观察这个人群对产品的使用过程,留心他们使用的每个细节,并进行周密的分析,从而发现其中的问题,才能真正提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这就是灵感和创新的来源。


演讲嘉宾简介:
王永才
深圳市嘉兰图设计有限公司副总裁
深圳市设计联合会常务副会长
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理事

1998年硕士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
2000年合作创立嘉兰图并任设计总监,其本人主导的设计项目超过200项
目前,嘉兰图已成为中国实力最强的工业设计品牌

曾连续三年获得CES最佳创新奖、设计与工程奖
2006年和2008年两年均获得全球设计大奖红点(Red Dot)“至尊奖”
2007年被评为“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





[本日志由 wilson 于 2009-09-13 01:21 PM 编辑]
引用通告地址 (4):http://www.tot.com.cn//trackback.asp?tbID=171
与莫萍谈设计教育 自古英雄出少年